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草原骁将——记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副县长、公安局长何青海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7/4 10:59:21
浏览次数:1375  

  文/梁存喜
  
  “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是何青海至今矢志不渝的信念。1994年7月,他进入警营,成为兴安盟扎赉特旗公安局的一员,当时的局领导看他聪明、机警,就安排他到刑警大队当侦查员,这使他奠定了坚实的侦查破案基础。六年后,他任巴彦乌兰镇派出所所长;四年后相继被提拔为局党委委员、纪检书记。2005年,组织上考虑到他在刑侦方面能更好地发挥专长,任命他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他从此如鱼得水,不负众望,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八年,亲自抓获命案犯罪嫌疑人和重大犯罪嫌疑人30余人。2015年6月,何青海被任命为突泉县副县长、公安局长。2016年,在何青海的直接指挥与领导下,突泉县大案命案100%侦破。他,也被当地警界誉为“草原骁将”。
  
  


  检查机关工作

  

  深入治安检查站检查过往车辆

  

  开展治安隐患排查行动

  
  

  千里追嫌

  2007年6月,何青海时任兴安盟扎赉特旗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刑侦。三个月前,辖区李某因在麻将场上没拿到赌赢的20元钱,与对方发生口角,一怒之下回家取了杀猪刀,将那个人堵在半路上捅死后逃得无影无踪。自此,李某成为扎赉特旗公安局的主要追逃对象。
  作为此案的追逃组组长,何青海带领四名侦查员,对李某逃跑的落脚点进行了认真分析,然而,却没什么头绪,追捕方向模糊。何青海遂决定亲自带领侦查员深入李某的住宅及周边街巷了解情况。令人欣慰的是,他们得到了一条线索——李某有一个姐姐,就住在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
  当天,何青海带领侦查员驱车前往。
  新巴尔虎右旗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初夏的草原青翠而茂盛,点缀的姹紫嫣红的鲜花一直延伸到蓝色地平线。侦查员小王驾驶着警车驰骋在绿色的海洋中。何青海看向车外,内心一直在思索:一会儿见了李某的姐姐,如何才能让她讲出有用的线索呢?
  到达目的地时,夕阳西下。李某姐姐的家位于城乡结合部,院墙不高,是土坯垒的。院门开着,泊好车后,侦查员径直走入。这时,院里一位妇女急急忙忙跑了出来,站在院子中,惊慌地看着鱼贯而入的侦查员。她就像事先知道什么似的,没等何青海一行开口,反倒先开口了:“你们是公安局的?”
  何青海等人既没穿警服,也没开警车,这个女人是怎么猜出他们身份的?看来,她确实是知道一些隐情。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子荣说:“我们是扎赉特旗公安局的!”
  妇女一听,不太情愿地把大家让进屋,客气地端来几杯热腾腾的奶茶。
  何青海不紧不慢地问她:“您是李某的姐姐吧?”
  “是。”她面无表情,“有这样的弟弟,我的心里也难受。但是,让我说他的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何青海当然不会按照她的思路走,环顾了一下四周,换了一个话题:“家里的生活都好吧?你的丈夫不在家,是外出干活还没回来吗?”
  这个问题确实出乎李某姐姐的意料,她有些放松了:“我们的条件很一般。现在的钱啊都不好挣。这不,当家的给人家打工,一天挣不了几个钱不说,还天天不着家。”
  何青海话锋一转,问道:“你从小很疼这个弟弟,从你嫁到新巴尔虎右旗,他一年能来看你几次甚至十几次。他这次杀了人、外逃,不可能不和你联系!”
  李某的姐姐一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青海继续说:“你有些文化,也懂点儿法律。你替他隐瞒,不是在帮他,反而会害了他,害了你和你的家庭!”
  时间一分分过去,直到凌晨12点,她依然不说一句话。
  张子荣和其他几位民警明显有些坐不住了,何青海却稳如泰山。又过去了三个小时,何青海的耐心终于冲破了李某姐姐的心理防线,她抬起头说道:“两个月前,他跟我联系过。他说……他在辽宁海城的一个服装厂打工。那个厂叫什么,我没记住……我也就知道这些。”
  “他每次都怎么跟你联系?”
  “打我的小灵通。”
  何青海接过这部已经因欠费停机的小灵通,说道:“谢谢你的配合!这部电话,我们先借用几天。”
  从李某姐姐家走出,侦查员个个精神抖擞,虽然已是凌晨3点多,却都无睡意。
  何青海决定连夜奔赴海城。
  风风火火,不顾一切追查线索、追捕犯罪嫌疑人,已是老刑警何青海多年养成的习惯。夜色下,追捕组的车一直在奔驰。一路上,有人饿了,就干吃方便面就榨菜,渴了就喝点矿泉水,困了就交替开车眯一会儿。大约11个小时后,他们到达海城。
  然而,海城当地的服装厂有200多家,外地打工人员近五万名。要从中找出一个李某,一如大海捞针。
  何青海立即部署侦查员兵分两路,挨个服装厂打听从内蒙古兴安盟来的打工者,再从中找出从扎赉特旗来的人员。半天的时间,侦查员就排查出了一条线索:在利民服装厂,曾来过一个小个子的内蒙古扎赉特旗人!
  何青海迅速带领侦查员前往。然而,经该厂领导和工人辨认,虽然这个小个子确实是李某,但他已经在一个月前离开了!
  刚找到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何青海给李某姐姐的小灵通补缴了话费,小灵通的电源提示再次闪烁起来。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与其大家都困在海城,不如分头行动。何青海决定仅留下张子荣与自己继续寻找线索,其他侦查员先返回扎赉特排查其他相关信息。
  就这样,在更进一步的调查中,何青海与张子荣得知李某已经去了黑龙江通江打工。二人迅速北上。
  到达通江,何青海与张子荣通过当地公安的配合,从六万余外地打工者中寻觅那个小个子的李某。
  十几天过去,据一个兴安盟的打工者提供,照片上这个人他看着很眼熟,此人在不久前已经去福建厦门的打铁街找活儿去了。
  何青海与张子荣再次告别通江警方,坐着绿皮火车南下厦门。
  下了火车,何青海二人先打听打铁街在哪儿,结果,当地人告诉他们,过去确实有一个打铁街,但现在早就不知改成什么名字了。再说,现在都机械化了,谁还打铁啊?
  张子荣紧紧地攥起拳头,咬牙说道:“李某这小子太狡猾了!一个月换一个地方。”
  “任凭他跑到天涯海角,也得把他抓回去。”何青海信心十足。
  就这样,他俩在厦门住了下来,联系当地公安机关共同配合追踪李某的下落。
  来到厦门的当夜,那个小灵通响了!
  因为怕打草惊蛇,何青海没有接。他清楚,电话肯定是李某打来的。电话是从辽宁省鞍山市大孤山镇打入的!
  不能再延迟片刻,天还没亮,何青海与张子荣又动身了。
  大孤山镇的外地人很多,通过当地公安部门的支援,何青海二人分头对该镇的出租房进行排查。一名群众看了何青海递给他的照片后反映,自己好像就在刚才看到过这个人:“离街心电话亭不远的如意饭馆里,这个人好像正在那里吃饭呢!”何青海立即电话通知了张子荣,自己则飞速跑向如意饭馆。
  站在饭馆门口定睛一看,何青海一眼就认出了正在吃饭的李某。
  为了不出差错,他径直走向服务台,眼睛却不时地瞟向李某。没错,就是他!
  李某背对服务台,何青海沉着地掏出手枪,拉开枪栓,两步迈到李某身后,用枪顶住了他的后脑勺,压低声音,厉声道:“别动!把手举起来。我是扎赉特旗公安局的!”
  此时,张子荣也赶到了,掏出手铐,上前将李某铐了起来。
  此次追捕行动历时24天。不久,何青海荣立二等功;追逃组获得了兴安盟公安局发的两万元奖金。

  速破网络赌博大案

  2016年6月20日,初夏的突泉县风景如画,灿烂的阳光照耀着草原,令人心旷神怡。何青海此时的心情却冷静凝重,正在思虑一件大案。网安大队长孙云涛前几天向他汇报:突泉县发现有人组建微信群进行网络赛车赌博,涉案地域广,涉案人数多。
  指挥破案多年,这还是何青海遇到的少有几例在互联网背景下实施犯罪的案件之一。此案隐蔽性强,人员流动性大,传播速度快,又具很大的迷惑性,侦破难度较高。
  听完汇报,何青海给突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屈瑞年打了电话:“立即成立‘6·20’微信群网络赌博专案组,我任组长,你任副组长,网安大队牵头,再从城区利民、育文派出所中抽调一些精干警力,马上对此案进行侦破。”
  “6·20”专案研判会是在突泉县公安局刑侦会议室举行的,室内现代化刑侦设施齐全,墙上的彩色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侦查员拍回来的部分侦查图片。
  孙云涛首先介绍案情:“此案的具体案情是利用微信红包投注进行网络赛车赌博。嫌疑人的微信昵称是‘派奖员’‘收包员’,他们不断组织微信群,参加人员已达200余人,借助福彩‘北京赛车PK10’,每天的流水均在五万元以上。”
  何青海一边记录一边问:“涉案人数还在增加吗?”
  “是的。”孙云涛答,“人数不断攀升,已遍布兴安盟各个旗、县、市及周边省区市。”
  屈瑞年补充道:“他们的‘派奖员’和‘收包员’,不断将新人拉进微信群进行赌博。”
  何青海又问:“他们进行赌博有固定的时间吗?”
  孙云涛答:“有。一般是从上午9点开始,到当天23点55分结束。据调查,他们已经进行了79场赌博,涉案金额达200万余元。”
  何青海又听了几个侦查员的发言,略加思考后果断地说:“再多派几个精干的侦查员,直接侦查发起赌博的群主和群主周围的重要人员,以获取大量证据,尽快侦破此案。”
  会后,何青海及时向兴安盟副盟长、公安局长金锐刚做了汇报。
  随后,何青海指示屈瑞年与孙云涛进行严密的部署,选派精兵强将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缜密的侦查。孙云涛负责侦查最大且最火的“运九”微信群,很快就详细掌握了“运九”每天的行为轨迹。在屈瑞年的直接指挥下,他们向何青海及时汇报了侦查进展情况。
  眼下,专案组已基本掌握了分处几地的微信群主的犯罪证据,加之各群主之间没有直接联系,何青海认为已经到了抓捕的最佳时机,他果断下令即刻抓捕“6·20”微信群网络赌博犯罪嫌疑人。
  七月初的乌兰浩特草原天高云淡,鲜花和绿草遍野。孙云涛带领侦查员驾驶警车飞驰在绿色海洋中。经侦查,专案组发现“运九”与同伙就住在突泉县城边一家旅馆的四层。
  这时,孙云涛的电话响了,是何青海,他要求:“一定要在‘运九’赌博时进行抓捕,并且防备嫌疑人跳窗逃跑或摔伤!”
  孙云涛听后心里涌上一股暖意,心细如发的领导会随时提醒办案中的自己格外注意细节。
  来到这家旅馆楼下,孙云涛带领侦查员从楼梯上了四层。此时,“运九”正在房内带着一个同伙利用网络进行赌博。这正是抓捕的好时机,但是,怎么进入房间呢?如果硬闯,嫌疑人会抵抗,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如果守株待兔,怎么保证能在赌博时将他们一举擒获呢?
  孙云涛转身来到楼梯间,在电话里向何青海做了汇报。
  何青海回复:“现在已经快中午了,他们肯定不会出来吃饭的,一定会叫外卖。你们就做好准备,随外卖进屋突击抓捕!”
  果然,不到半小时,骑着一辆有外卖标志轻型摩托车的快递员来到了旅馆楼下。孙云涛和侦查员与其沟通后,快递员表示一定会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他领着侦查员径直走向房间门口,按照孙云涛所示范的,“平静”地敲开了门。
  只见孙云涛与侦查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屋,正在网络中赌得火热的“运九”与另一个同伙,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动弹不得。侦查员们迅速进行拍照,同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当场缴获六部手机和一台电脑。
  随即,何青海下令乘胜追击,要求专案组立即前往科尔沁右翼中旗、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浩特等地抓捕突泉县籍网络赌博犯罪嫌疑人。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嫌疑人正潜伏在长春市,但跨省份抓捕,难度会相对大一些。孙云涛没有做片刻的停留,直驱前往。经与长春警方的协调,当地辖区民警确定:已侦查到犯罪嫌疑人正在某小区10号楼的出租房内进行网络赌博。
  警车行驶到小区门口后,与长春警方会合,双方警力共同来到了出租屋所在楼的对面。当前,棘手的依然是如何破门而入,逮个现行。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出现了。辖区民警老李认识他,这孩子就住在本小区,却早已辍学,整天游荡在社会上。老李几步走到他身边,并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一番。那少年先是一怔,然后不住点头。老李拍拍他的肩,他会心地冲老李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领着侦查员走到了出租房门前。这个少年敲敲门,冲屋里喊道:“哥们儿,我是狗子,想跟你们耍几把,开门!”
  嫌疑人从屋内猫眼里向外观察了好大一会儿,确认真是狗子,就开了门。侦查员们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屋内有一男两女,全部被顺利抓获,现场缴获了多部涉案手机与电脑。

  快侦活埋残疾人案

  2016年8月16日,刑警大队长朱天晖急匆匆地来到何青海的办公室,汇报道:“在东杜尔基镇的一个村民被殴打后强迫乞讨,现在又惨遭活埋!”
  犯罪嫌疑人的迫害手段如此残忍,这使领导了多年刑侦、侦破过数不清大案的何青海产生了从未有过的震惊。他从小生活在呼伦贝尔,父亲的诚实与正直,对他的影响很大,他从小就有了惩恶扬善的凛然正气。上小学时多次替受欺负的同学出头;上了中学,连其他班级被欺负的同学也成了他的保护对象。今天这件活埋乞讨人的惨案,使他怒不可遏,决心弄清案情的来龙去脉,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何青海果断决定立即召开党委会议,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被害人的挖埋地点在距高速收费站不远处一片杂草丛生的低洼地带,待侦查员们挖出尸体,发现这个乞讨者是蹲在坑内靠边的一角,呈双手抱头姿势。经法医鉴定,死者系男性,63岁,已被活埋两个多月。
  何青海下令连夜展开详细调查,并要求随时向他汇报情况。
  突泉县东杜尔基镇不大,人口也不多,治安情况并不复杂。经过深入调查,专案组摸清了案情的来龙去脉。
  东杜尔基镇渡祥村有个村民叫于某发,总想做生意发大财,却做什么赔什么,赔了就借钱再做,做了再赔,直至债台高筑,无人再肯借给他钱,而被债主天天破门要债,他却苦无应对。一筹莫展中,他听到村里有人议论:现在最挣钱的是乞讨,一个外出乞讨的村民拄着拐棍出村,回来时却是乘着“飞的”,吃得膀大腰圆、浑身上下都穿着崭新的名牌衣裤。
  于某发开了窍,但自己年富力强,本来就肥肥壮壮,谁会施舍于他呢?于是,他就把目光瞄向了邻村的小树一家。
  这个小树有点儿智障,胆子也小,其母半傻,其父老树身有残疾,行动不便。
  于某发连哄带骗把这一家三口先带到了天津,教给他们乞讨的方法,规定了乞讨路线与时间。为防止他们三人偷懒,还给他们定了乞讨指标,即每天必须讨回七八百元,若完不成任务,于某发夫妇就对小树三人进行毒打。先是用铁丝抽打其后背,再用开水烫脑袋。后来,因为怕伤势影响乞讨“收成”,他俩就用针去刺这三人的指甲缝,疼得他们直告饶命,口口声声保证一定完成乞讨钱数,绝不撒谎。
  于某发相继领他们去了吉林白城,河北秦皇岛、沧州,辽宁沈阳、大连等地,“收入”近三万元,这些钱基本被他们夫妻一路挥霍殆尽。于某发想让小树一家讨到更多的钱,就产生了一个更狠毒的想法,不仅把老树的手指掰折,还让他去撞汽车“碰瓷”,讹司机的钱。老实巴交的老树不敢违命,选了一个大客车,碰完就被送往医院了,结果,对方司机自带记录仪,戳穿了他们的伎俩。于某发怕被警察发现,连夜让老树从医院逃了出来。这次之后,他发现上了年纪的老树越来越没用了,就想把老树打发走,但又担心放了他会走漏风声,遂决定杀人灭口。他谎称要送老树回老家,中途强迫小树挖了一个大坑,逼着小树协助他活生生地活埋了老树。
  听完案情汇报,何青海先问:“小树和他母亲目前怎么样了?”
  朱天晖答:“于某发对留下的母子二人监视严密。有一次突然放松了警惕,小树就趁机给在突泉的朋友打了电话,对方立即买了车票把他们母子二人救了出来。根据调查,小树母子是从沈阳被悄悄救回来的。据此,我们判断犯罪嫌疑人很可能现在依然在沈阳,我们准备明天就出发抓捕。”
  何青海笑言:“何必兴师动众长途跋涉,就在突泉县守株待兔!”
  朱天晖有些不解。
  “你现在就回去布置任务,刑侦大队全体侦查员即刻起24小时布控所有进入突泉的人员和车辆。我们就在突泉抓捕犯罪嫌疑人于某发夫妇。”说完,何青海拿起电话令其他所队的警力配合专案组与刑侦大队进行抓捕。
  仲夏的夜,月色皎洁,几只喜鹊一边鸣叫着飞梭在有灯光的地方,一边逮萤火虫吃。朱天晖带领侦查员已在通往沈阳的路口监控了24小时,虽然几乎一夜没合眼,却丝毫没有睡意。
  此时,于某发早已发现小树母子不见了,他先和老婆在沈阳的大街小巷、私人小旅店、立交桥下、城乡结合部等能睡人的地方找了几天,这才确定智力不全的母子俩很可能返回了突泉。
  于某发的老婆说:“咱们也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于某发斜了她一眼,说:“说什么呢!还不至于如此。他们俩连乘车的钱都没有,很可能是沿途乞讨着返回的。”
  老婆问:“哎呀,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于某发肯定地说:“咱们先乘车回突泉,就在突泉等那两个傻子!”
  狡猾的于某发夫妇故意从沈阳乘坐发往呼伦贝尔的慢车,到达海拉尔后又乘汽车前往乌兰浩特。在乌兰浩特故意住了两天后,打听了几个村里的人,都没听说小树母子回村的消息,他们这才放心地乘一辆夜间的大巴赶回突泉。
  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坚守至第二天夜间,还是一无所获,很多侦查员都不自觉地烦躁起来。就连朱天晖也有一些质疑了:何局长真沉得住气!于某发是不是知道小树回来报了案,逃走了?
  何青海好像料到了侦查员们的心思,及时打来电话,鼓励道:“天晖,这就沉不住气了?放心,于某发肯定会回突泉。我已安排把小树母子回村的消息严密封锁了。”
  夜越来越深,月光也暗了下来,似乎也想躲到云层后睡一觉。也许是太安静了,远远传来的大巴车行驶声,把所有侦查员的注意力都调动了起来。侦查员们为之一振,兵分两组,一组上前将其拦下,一组就布控在大巴车的四周。此时的车内,乘客们都在熟睡,包括于某发和他的老婆。侦查员们沉着地叫醒了他们。看着侦查员犀利的目光,于某发夫妇束手就擒。

  智破百万电信诈骗案

  2016年9月初,正在县委开会的何青海,接到突泉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周恩学打来的电话:群众王杨(化名)被接连骗走了180万元!
  何青海立即向主持会议的县领导请了假,驱车返回公安局。
  此时,周恩学和朱天晖等一众侦查员已在会议室。
  “据受害人王杨女士称,骗他的人叫邓家辉,54岁,香港商人。二人是在征婚广告上认识后确定的恋爱关系。”周恩学简单地向何青海做了案情介绍。
  朱天晖补充,王杨先后几次给这个邓家辉汇去180万元。直到今天,已过去三个月零七天了,对方都没有再主动联系她,她也联系不上对方。经核实,这个嫌疑人的香港身份也不是真的。据受害人王杨讲,她与邓家辉交往了九个多月,对他深信不疑。但他们一次面也没见过!
  这是一起较大的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之巨大,在突泉县实属罕见。朱天晖分析,到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掌握嫌疑人的明确信息,比如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嫌疑人是在何处与受害人通的话等,一概不知。
  何青海很了解大家的心情,沉着地说:“犯罪嫌疑人作案一般都会使用假名,而他们已经用过的电话号码,现在肯定也已经停用了。我们就先从涉案银行卡查起吧!”
  按照何青海的明确指示,侦查员分头对涉案银行卡进行了侦查。
  经仔细核查,发现嫌疑人一共有四张涉案银行卡,侦查员到有关银行调取相关户名与流水后,发现均系用假身份证开的户。没办法,唯有进一步查清流水的来龙去脉。根据这些线索调出涉案银行卡的取款记录后,居然有了重大发现:嫌疑人主要活动的地点就在哈尔滨!
  何青海立即指示朱天晖派出精干侦查员赴哈尔滨开展侦查工作。他们先走访了某银行,在其保卫人员的配合下,调取查看监控录像后却一无所获。他们又来到另一家银行,依然一无所获。再前往几家商业银行,均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侦查员们非常失望,他们清楚监控录像保存有期限,而且,银行流水也是时时更新的。受害人王杨已经三个多月没联系到对方,银行流水与ATM机上的取款监控录像记录也都早已没了痕迹。
  案件陷入了僵局。朱天晖向何青海做了详细的汇报。
  何青海说:“侦查员就是要在破难案、大案的过程中历练、成长。这桩电信诈骗案应该是团伙作案,王杨女士应该不是唯一的受害人。你们就在哈尔滨多待几天,也许嫌疑人就会在明天、后天或某一天重新出现在银行取款机边。这几天,你们要与银行保持密切的联系!”
  何青海估计得真准。第二天,朱天晖就接到了银行保卫人员打来的电话:“有人刚用涉案银行卡在自动取款机上取走了一笔钱!”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朱天晖立即和王晓兵带领侦查员迅速赶到那个银行点,调出了监控录像。
  录像中的取款人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因他头戴鸭舌帽,还把帽檐压得极低,任侦查员反复查看,也看不清这家伙的脸。就凭这一段模糊的录像,能对案件侦破有什么实质的帮助呢?
  就在侦查员苦思冥想之时,何青海的电话又及时打来了:“查查犯罪嫌疑人是否还用过别的银行卡。”
  朱天晖即刻布置细查,侦查员发现这名男子在来回取钱时确实插进过另外一张卡。正是凭着这张新发现的卡,排查出了这名男子的真实身份——白某单。
  接下来,侦查员对白某单的社会关系进行了摸排。
  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侦查员不分昼夜地辛勤工作。终于,另一个犯罪嫌疑人王某沟也浮出了水面。
  在确定了这个犯罪团伙只有这两名嫌疑人后,这桩涉案百万元的电信诈骗案距离告破又近了一步。
  经过一番仔细的梳理,何青海最后决定在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对其实施抓捕。
  哈尔滨的夜晚灯火辉煌,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布满大街小巷。9月20日,侦查员们整装待发。
  然而,前方侦查员打来电话:“白某单要携旅行包外出!”
  是逃跑吗?朱天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要逃跑!
  经进一步侦查,专案组确定白某单已购买了前往山东的机票。
  是不是打草惊蛇了?
  眼下,是立即抓捕还是“放走”目标另立计划?朱天晖拨通了何青海的电话。何青海没有立即下结论,他问道:“白某单要携旅行包外出,那王某沟现在有什么动静?”
  “王某沟正在熟睡,暂时没有外出的迹象。”
  “那白某单就不会是逃跑,也许是有什么急事,或者是正在实施诈骗——山东只是他们俩诈骗环节中的一站。”何青海沉着而肯定地说。
  正如何青海的分析,行色匆匆的白某单确实又骗了一个山东姑娘,二人约好在济南见面。但等来等去,姑娘始终没出现,白某单有些懊恼。至于侦查员对他布下的天罗地网,他丝毫没有察觉。
  白某单无可奈何地返回了哈尔滨。
  此时,何青海向朱天晖发出了抓捕命令。
  9月29日,白某单和王某沟租住的出租屋在城乡结合部人员密集的一个小区内。经侦查,二人正在出租屋内通过网络实施诈骗。
  侦查员巧妙地叫开门,没有给二人任何的反抗机会,顺利抓捕了他们,当场缴获30部涉案手机、20张涉案银行卡和80万元现金。
  原来,36岁的白某单不仅在征婚广告上谎称自己已经54岁,还给自己罩上了“身价不菲的香港家具大亨”的外衣。他正是凭借模仿香港口音的“能力”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取了多名女性的信任。而王某沟是他的亲戚,擅长操作新媒体。二人就这样一拍即合地勾结在一起实施电信诈骗犯罪。从2010年至今,共诈骗了49人,覆盖全国22个省、自治区,49个县、市,涉案金额达300多万元人民币。

  歼灭跨四省毒品犯罪集团

  2016年8月20日,突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正在召开一个专案的会议。中央空调的冷气已经开到最大,但专案组成员还是汗珠直下。
  禁毒大队大队长王晓兵正在向专案组组长何青海汇报相关案情的进展情况,经查明,犯罪嫌疑人洪某贩卖的毒品来自突泉县一个叫小赶的人,小赶本人通过本县的洪某多次向王某、孙某、贾某、杨某和黑龙江的陈某等人贩卖冰毒。小赶的上线是一个叫胖子的吉林白城人,这两人每次当面的交易数量都在三四百克左右。
  时间倒回2015年10月初,王晓兵获悉洪某在兴安盟地区贩卖毒品,他随即带侦查员侦查,发现了当地一个涉及多人的毒品消费群体。王晓兵很快向何青海做了汇报。何青海高度重视,感到很可能有一个巨大的贩毒集团隐蔽其中,立即指示王晓兵加大侦查力度,把背后的源头挖出来。同时,他也向兴安盟副盟长、公安局长金锐刚汇报。金锐刚决定派出禁毒支队支队长胡宝华前往突泉支援破案,并通知相关部门全力配合。何青海随即召开党委会,研究决定成立了由他本人任组长,胡宝华、县公安局副局长周恩学任副组长的专案组。
  听完王晓兵的汇报,胡宝华问:“发现胖子的上线了吗?”
  “目前还没有,侦破工作暂时进入了停滞阶段。虽然一直在严密监控着这些嫌疑人,但仍没有多大进展。”王晓兵说。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何青海。何青海遂决定先抓几个嫌疑人,通过询问获悉上线的线索。
  自8月21日至10月15日,犯罪嫌疑人洪某、小赶、胖子相继落网。
  通过对这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讯问,专案组获得了一些线索,特别是在对胖子的讯问中,他交代自己贩卖的毒品均系从白城市一个叫大姐的人那里买的,而他也只是大姐手下的分销人之一。
  获知这一重要线索,何青海立即安排对这个大姐进行重点侦查。
  大姐真实身份是白城市人,毒品来源于广东一个叫肥华的人,双方多次以邮寄的方式交易,货量已超出1000克。
  12月27日,据收到的可靠线索,犯罪嫌疑人大姐会在近日派她的女儿小姐去广东进货。
  何青海立即指令王晓兵派出侦查员全程监控小姐去广东的一切活动。
  这个小姐是自己开车到达机场的,她很平静地办理了登机手续。四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没有人接她,来接她的出租车是她在登机前从网上预订的。这辆出租车将她直接载往市中心的白云宾馆。到达宾馆后,她第一件事就是给大姐报平安,然后用暗语联系上了肥华,二人约好在白云宾馆的一层酒吧见面。
  这个肥华是广州人,头发理得净光,脖子上戴一条耀眼的大金链。见了小姐,他并未握手,也没把墨镜摘下来,就那么不作声地瞪着小姐。小姐也看着他笑。过了一会儿,小姐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铺着白色台布的桌上,推给他。肥华看也没看,打开自己的红色手包,把卡装了进去。这时,年轻的服务员送来两杯咖啡,二人无声地喝着。酒吧里播放着优美的乐曲,肥华终于开了口:“跟我来。”二人遂起身走出了酒吧。
  这场交易就这样“顺利”地完成了。
  此时,专案组已掌握小姐从肥华手中购进了一批毒品,而且是通过“天天快递”寄往长春后再邮寄回白城市的。小姐本人于27日则会乘飞机返回白城市。
  12月28日9时,何青海召开专案组全体成员会议,布置了具体的抓捕行动方案。他说:“我们全体参战民警与侦查员经过这五个月的辛勤奋战,今天,该是收网的时候了!”他宣布把专案组分为三组:一组前往长春,对快递进行跟踪监控;二组前往白城市,联系当地公安机关,组织现场抓捕;三组赴广东抓捕肥华等犯罪嫌疑人。
  28日12时,由王晓兵带队,十名专案组成员分赴白城市、长春市展开抓捕。
  30日6时,各抓捕组已全部出动。由两名侦查员化装成快递员,分别潜入“天天快递”经济开发区分货点,对目标快递进行保护,同时掌控取货人。三个小时后,长春工作组随目标快递邮件到达白城市“天天快递”分拨中心。
  犯罪嫌疑人并未在分拨中心取货,目标快递邮件于11时发往“天天快递”经济开发区分货点。三组民警暗中前往“天天快递”经济开发区分货点,布置现场,实施行动。12时20分左右,犯罪嫌疑人大姐打电话给“天天快递”经济开发区分货点,要求取货。之后,她乘坐一辆灰色商务车到达分货点。下车后,径直进入分货点屋内取快递。侦查员在大姐签收快递后,“帮”她把货物搬运上车,等她打开车门准备上车时,侦查员看准时机,一跃上前,将大姐和其司机抓获,当场查获冰毒959.06克。
  13时左右,另外两个抓捕组同时出动,驾驶警车向犯罪嫌疑人小姐的住处驰去。这是白城市有名的高档小区,当地市民们称之为“土豪小区”。小姐住1号楼3单元1506室,此住宅有200多平方米,装修豪华。小姐穿着比基尼从健身室走出,她的同伙留某急忙给她递上披巾,她不但没有接,还很不满地看了看他。留某全然不顾,迅速躺回藤椅上,吸食冰毒。这时,抓捕民警已把这间豪宅包围了。他们请物业保安打开了门,冲进去后迅速将这二人铐了起来,现场搜出一小袋冰毒,重0.71克。
  此时,赴广东抓捕组也传来了消息:正在抓捕肥华。
  突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在何青海与专案组的领导下,经过150多天的日夜奋战,行程上万公里,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3人,缴获冰毒974.85克,摧毁了一条跨越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广东四省份的贩毒通道。■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