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豆荚作证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6/6 10:14:46
浏览次数:387  

  文/梁蕾
  
  位于美国西南部的亚利桑那州有着丰富的地形地貌和壮丽的自然风光,北部是雄奇的高原与峡谷,峡谷内崖壁峭立,高原中部是全州最高的死火山;南部的落基山脉与盆地交错分布,其间遍布着广袤的平原与沙漠。
  独特的环境与多样的气候也带来了种类繁多的植物资源,高原与峡谷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平原与盆地蔓延着无边的草场,而分布最多的则是沙漠中的灌木丛与仙人掌,占全州植被的40%。亚利桑那州的州花便是柱状仙人掌,州树是一种叫做蓝花假紫荆的落叶乔木,在美洲的历史上,蓝花假紫荆还曾经是印第安人的食物之一。
  州府菲尼克斯,又名凤凰城,是全州最大的城市,位于亚利桑那中南部炎热干旱的盐河两岸,虽然在20世纪末与21世纪初迅速发展,但城市的周围仍然有着大片荒凉的沙漠地带。
     
  荒漠凶案

  凤凰城郊外有一片长满假紫荆的沙漠,这里曾经是一片工业试验场,如今早已废弃,除了清早三三两两晨练的人会从附近经过,平时鲜有人至。
  1992年5月3日,星期日。这天早晨,一名男子骑着自行车从这片偏僻的沙漠地带经过,忽然,灌木丛中的一样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在一片灰突突的背景中,这团粉红色格外引人注目。他停下车走近细看,发现一个女孩倒在那里,似乎已经死了,于是他立刻回家报了警。
  这片辖区属于马里科帕县警察局,警探查利诺顿作为案件负责人带着几名调查人员到达现场。受害人是一名年轻的女性,确认已经死亡,死者身着背心和超短裙,但没有被撕扯的迹象,也看不出任何明显的钝器击打或者枪伤、刀伤的痕迹,只是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受害人身体上还有一些擦伤,无法立即判断是曾经与凶手进行过搏斗,还是在被凶手杀害后拖至此地弃尸时造成的伤口,因为尸体周围没有挣扎的痕迹,显然这里并不是第一现场。
  警探们立即兵分三路展开了调查:受害人的尸体被送回警察局进行法医验尸以及确定身份;现场的警探搜查周围地区的蛛丝马迹;其他警探则开始寻找能提供线索的目击者。
  很快三个方向的调查都有了结果。死者名叫丹妮丝 ·约翰逊,年龄25岁,死亡时间是5月2日,也就是发现尸体的前一天夜里,死因是遭绳索状物勒颈窒息。死者体内留有精液,身体上的伤痕的确属于打斗伤,更重要的是,在她的指甲中发现了新鲜的血迹,这表明,她死前极有可能曾与凶手发生过性关系并进行过激烈的搏斗,这些精液和血迹是确定凶手的极有力证据。
  在现场搜索的警探也有了收获,虽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脚印或凶器等证据,但他们在距离尸体几米之外的灌木丛中找到了一台寻呼机,经检测仍然有信号,也就是说,这是一台近期还在使用中的寻呼机,不论是否属于凶手,找到它的主人或许就能找到对调查有用的线索。
  另外,调查人员幸运地找到了目击者,5月2日晚上,有人看见一辆深灰色的皮卡车停在离发现尸体的灌木丛不远的地方,但并未看见凶手和受害者。
  寻呼机的主人很快就查明了,它属于33岁的马克 ·博根,当地人,是一名司机,而他的车正是一辆深灰色的皮卡。这个案件的侦破似乎出人意料地顺利,头号嫌疑人就是马克 ·博根,只要取得搜查许可,将马克 ·博根的DNA与受害人体内的精液与指甲中的血迹进行比对,就有了指控他的确凿证据。
  诺顿警官立即将马克 ·博根请到警局进行讯问。

  狡猾的疑犯

  马克 ·博根很配合地来到警局,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人,神色平静,毫不慌张。诺顿警官将受害人丹妮丝 ·约翰逊的照片放在他面前:
  “你认识她吗?”
  马克 ·博根看了一眼照片,就点头说:“是的,我认识。” 这倒令诺顿警官有点出乎意料。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呢?”
  “几天以前,呃……好像是5月2号吧,我正在开车,她在马路边拦住了我的车,请我搭她一程。当然,你知道,我就让她上车了。”
  “5月2号?这个日期你记得很清楚嘛。她上车后发生了什么呢?”
  “是的,我记得,我的记忆力是不错的。当然,也是因为我和她发生了一些事情。”
  “能说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呃……并不是很好的事情。她很漂亮,你也看得出来,当她上了我的车,我想,她也觉得我挺有魅力,她提出我们开车兜兜风,我同意了。然后,我把车停在路边,我们发生了性关系。”
  “你停车的地方是在哪里?”
  “在快到巴克埃社区的那条路上,那里人很少,几乎没有什么人。那天晚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们两个。”
  马克 ·博根所说的地方离发现尸体的地点只有几公里远,诺顿警官没有料到嫌疑人如此坦白,他继续追问: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问我有没有毒品,有没有兴趣嗑点药,我立刻让她从我的车上滚下去。她非常生气,然后抓起我放在驾驶座旁边的钱包和寻呼机跑下了车,我马上下车去追她。我追上了她,她开始踢打,对我乱抓,我和她扭打起来。我必须拿回我的东西,而且当时我非常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于是你便勒死了她?”
  这时,马克 ·博根脸上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什么?她死了吗?哦,我没有,我只是抢回了我的钱包,但是没能抢回寻呼机,她跑进了旁边一条小路,我没有追上去,真的,就这样,我就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开车回家了。”
  这真是一套天衣无缝的供词。警方掌握的每一项可以用来指控他的证据,都在这套说辞中有了合理辩解而几乎失去了效力。
  诺顿警官将发现死者的现场的照片放到马克 ·博根面前:
  “你认识这个地方吗?”
  “呃,我知道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废弃的试验场,我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玩,但是我已经有15年没有到过这个地方了。”
  他并不否认对这个地方的熟悉,的确,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如果说不认识这个地方反而显得欲盖弥彰,然而,他一点破绽也没有露出。诺顿警官看着眼前的嫌疑人,这是一个极有经验的罪犯,抑或真的只是机缘巧合最后一个与死者发生关系的人?
  “我发誓,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跟她的死毫无关系!”
  但凭着多年的经验与直觉,诺顿认为,马克 ·博根就是头号嫌疑人。如果想要指控他谋杀,警方必须找到无可辩驳的证据。

  警官的幻想

  诺顿警官将案件的资料整理了无数遍,仍然一筹莫展,他决定,回到发现尸体的地点,重新查看犯罪现场,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然而结果很令人沮丧,他并没有找到什么决定性的东西,只是在一棵假紫荆树的树干上发现了一块微小的擦痕,就像是什么东西撞上去后留下的刮痕。
  诺顿立刻想到了马克 ·博根的皮卡车。警方将这辆车送到实验室,交予调查人员寻找线索,但几乎一无所获,只在车斗中找到了几个假紫荆豆荚,这种树在亚利桑那州遍地都是,一棵树可以结出成千上万个豆荚,豆荚落下来时非常密集,就像下雪一样。这样三四个豆荚又能提供什么线索呢?这完全不是诺顿希望找到的确凿证据。
  在所有人都失望之际,诺顿对着这几个豆荚陷入了思考……树上的刮痕,皮卡车斗里的豆荚,或许这些线索对本案非常重要,或许能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
  诺顿假设,马克 ·博根在倒车时撞上了树,豆荚便落入了车斗里。他想知道,车上找到的豆荚,与犯罪现场那棵假紫荆树能否互相匹配,就像孩子与父母一样,换句话说,诺顿想对植物做亲子鉴定。这正是他想要寻找的线索,是指控嫌疑人的最好的证据。
  诺顿的同事们认为他疯了。
  然而诺顿的设想并非痴心妄想。1984年,亚历克 ·杰弗里斯开发出了遗传基因分析技术,这项技术给刑事侦查领域带来了一场革命。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人类DNA为证据已经在刑事案件的侦破中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或许植物的DNA也可以把一颗种子与一棵树匹配起来。
  但在诺顿警官的周围没有多少人支持他这样做,他开始自己查找资料,事实上,植物要比看上去更加复杂,更加多样化。1682年,英国植物学家尼赫迈亚 ·格鲁提出,植物和动物一样,都是靠有性繁殖来繁衍后代。1717年,英国园艺师托马斯 ·费尔柴尔德用香石竹的花粉给须苞石竹授粉,培育出了世界上第一株人工杂交植物。1894年,美国天文学家安德鲁 ·道格拉斯创立了树木年轮年代学,这帮助人们推测出阿兹特克遗址的修建年代。如今,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里保存着大量植物的标本,可以用来识别植物物种。1934年,植物证据首次在刑事调查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诺顿同样希望植物证据能将嫌疑人马克 ·博根与犯罪现场关联起来。他需要一名能帮助他的专业人士。诺顿向全国各地的专家和机构打了14通电话,得到的回应有的说,这不可能;也有的说,这也许行得通。他找到了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目前在地球上发现的40万种植物中,那里收藏了大约25万种标本,在诺顿之前,该博物馆已经接到几个求助电话请求协助刑事调查。但是对植物进行遗传模式分析在科研界或植物育种界十分常见,但为了刑事调查来做这种分析则非常少见。
  不过他们回复诺顿说,图森市有一位博士,要是有人能帮助你,那可能就是他了。

  专家的突破

  诺顿的第15个电话打给了分子遗传学家蒂姆 ·海伦吉瑞斯,他在植物基因作图以及培育植物杂交物种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但参与刑事调查,对他来说是全新的事物。
  蒂姆与诺顿交流之后,清晰了他们要做的事情可以分为三步:首先,蒂姆需要从豆荚中提取出遗传物质;第二步,将豆荚中的遗传物质与它来自的每一株假紫荆树的遗传物质比对,确定是否每一棵树的种子只与它所来自的树匹配;如果结论成立,最后一步才是提取嫌疑人车上发现的豆荚中的遗传物质,检测是否与抛尸现场那棵假紫荆树匹配。
  没有血迹,没有指纹,关键证据只取决于几个豆荚,这让案件调查看起来很虚幻,好像是杰克与魔豆似的童话。这是唯一的途径,蒂姆接受了挑战,开始试验。
  但是试验的每一步都面临困难,一般来说,植物的遗传物质要从叶子中提取,蒂姆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在不彻底破坏细胞的前提下,从又干又硬的豆荚中分离出遗传物质。他先将豆荚进行冷冻,然后研磨粉碎,再将粉末溶解在各种溶剂中以分离出遗传物质,但没有一种溶剂能达到目的。试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进展都不顺利,警方只得一再拖延开庭的时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经过数周尝试,蒂姆终于有了突破,他发现,一种盐溶剂能完全分离出遗传物质。
  这个结果振奋人心。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现在蒂姆必须证实,每棵树和豆荚的遗传物质都是独一无二的。毕竟,将人类基因样本进行匹配才只是八年前的事,而植物的遗传模式并不像人类那样总是独一无二。
  蒂姆请警探去收集更多的树木样本,除了从案发现场收集,还要从周围地区收集,他需要用大量的样本才能证明这一结论。诺顿警官动用了民防团的成员,他让大家开车到马里科帕县各处,只要看到假紫荆树,就摘下一个豆荚放到袋子里,并且编上号,注明是从哪个地方采集的,以便在必要时对其进行识别。于是大家积极地参与收集,结果带回来数百袋豆荚。
  然而,要完全绘制出这种豆荚的基因序列图谱可能需要几年时间。因此,蒂姆转而比对较小的随机抽查的遗传物质片段,这种方法叫做随机扩增多态性DNA分析技术。经过三个月的辛苦工作,结果终于出来了,蒂姆发现,每棵假紫荆树的基因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说,豆荚与假紫荆树相匹配的结果是非常精确的。
  整个试验室再次喜出望外,起初不可思议的设想真的成功了。
  最后一步的关键工作,为了证明马克 ·博根曾出现在犯罪现场,蒂姆必须证实犯罪现场的假紫荆树与在他的皮卡上发现的豆荚的基因匹配。警方的物证豆荚只有三四个,蒂姆将粉碎这些豆荚,只有一次分析机会,成败在此一举。
  结果发现,两者匹配。马克 ·博根被正式起诉。
  最后的悬念便是,即使匹配成功,陪审团就能相信这一证据吗?要知道,这样的证据从未在法庭上使用过。
  
  ……
  详见本刊2017年6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393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1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