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枪击案频发的芝加哥街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6/6 10:12:47
浏览次数:721  

  文/刘旭东
  
  自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芝加哥市某些街区黑社会帮派的暴力活动肆虐成灾,而2016年成了近20年来最血腥的一年。美国《新闻周刊》杂志的记者乔西 ·索尔对重点区域进行了探访。

   一个无辜的路人

  2016年5月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詹姆斯,一名19岁、说话轻声轻气的男青年从他工作的食品连锁店下班,正走在芝加哥市布朗兹维尔的斯德特街上。突然,他听到连续的四五声枪响。“我感到臀部一阵疼痛,低头一看,”詹姆斯说道,“鲜血流了下来。”
  正当詹姆斯朝地面卧倒时,另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一条胳膊,随即又一颗擦过身边,击中了端着一杯咖啡、刚从星巴克咖啡店走出来的一位叫耶沃妮 ·尼尔森的妇女。她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40钟后宣告死亡。“她是一位在市政府部门工作的职员,工作很辛苦。”詹姆斯要求我不要公布他的姓氏,因为他害怕再次遇到袭击,“ 她死得实在无辜。”尼尔森被枪击的地点位于一个档次不低的社区,距离芝加哥市警察总部仅一个街区。该总部不久前刚刚宣布逮捕了几乎100名帮派成员。
  在枪击事件发生大约一周之后,詹姆斯通过照片墙(Instagram一款APP)得知,涉嫌企图射杀他的是一名15岁的少年。此人属于一个名为“毁灭之乡”的帮派团伙。而詹姆斯之所以成为暗杀的目标,是因为詹姆斯以前曾经参加过一个附属于芝加哥最大的帮派组织Gangster Disciples 的小组的活动。“我过去确实干过一些事。我不是一个完人。”詹姆斯解释道,“但是他根本不认识我,是有人派他干的。一个小屁孩想获取一些‘业绩’,来提高自己在帮派中的地位。”
  耶沃妮 ·尼尔森是2016年芝加哥市被杀的第238名受害者。早在2016年3月初,就有治安方面的研究人员担忧2016年被枪杀的人数会达到600人,成为近十年来被杀人数急剧上升的一年。然而,随着枪杀案件的大量出现,到11月底,该市被杀人数已超过700人,是1998年以来首次达到这一数字,而且这一数字超过了另外两个大城市纽约和洛杉矶相加的总和(尽管人口规模较小的城市,如新奥尔良和底特律每百人的被杀率高于芝加哥)。据布伦安中心(Brennan Center)的一份资料披露,尽管全美国的枪杀案件率这些年处于历史性的低位,但是2016年却一下子上升了13%,几乎一半都要归咎于芝加哥的“业绩”。
  在美国中部这座最大的城市,青少年们在推特上相互诋毁,扬言要杀死对方。成年人枪击儿童的头部——有时是失手,有时则是作为目标。其结果是:这些枪杀导致芝加哥这座城市获得了一个凄凉的绰号——“芝拉克”(Chirap,此词汇是将芝加哥的英文名称前三个字母Chi与伊拉克的英文名称后三个字母raq复合创造出来的,其用意不言而喻)。一名在芝加哥长大的说唱歌手肯耶 ·怀斯特在他创作的歌《枪杀之最》(Murder to Excellence)中唱道:“我在自己生长的城市感到痛苦,伊拉克战场死了314名战士,芝加哥却死了509位市民。”
  警方指出, 枪击暴力事件的大约90%都是帮派团伙引起的,正是他们之间的争斗导致了尼尔森那样的平民死亡。从前,芝加哥大规模帮派组织Gangster Disciples 和Black Disciples 是以等级制度和具有类似商业规划的公司分层运作的。如今,由于联邦检察机构的强硬指控以及当地政府公租房制度的解体而分裂成诸多小团体。
  芝加哥现代的帮派暴力活动历史,尤其是城市的西部和南部,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即使在暴力活动频发的2016年,一年之中被枪杀的人数仍远低于20世纪90年代初每年超过900人的数字)。然而,在过去的一年期间,两件事的出现,触发了暴力活动的增多:一件是有关预算的削减使得调解、平息帮派之间纠纷和矛盾的社会工作者的人数有所减少。另一件是由于一系列枪击警察的事件使得警方过度使用武力自卫,从而造成了部分居民和警察之间的紧张关系。
  在过去的18个月里,警方力量和社会工作者数量的下降,导致了暴力行为以几乎20年来罕见的数量爆发式增多——在去年8月的一个月期间,就有90人被枪杀。这一状况犹如消防队员忽然撤出了正在灭火的战场。当前,芝加哥市的居民们眼睁睁地看着全城都弥漫着暴力的“烈焰”。

  在西部地区陷入危机之前

  9月的一个温暖的夜晚,在芝加哥市南部某小区,阿隆佐 ·里带着三岁的儿子阿基尔正坐在父亲本尼的住宅前等待父亲回家。本尼在一所学院担任教师,同时也是一位受人尊重的社会工作者。他教的课程就包括有关芝加哥帮派历史的内容。然而在本尼年轻时代,他曾经是一个势力强大的名叫Vice Lords 的帮派的令人生畏的领袖人物。“亲爱的爷爷!”赤着双脚的阿基尔迎着向家门口走来的本尼扑去,他立刻被祖父抱了起来,搂在怀里。“小淘气,还好吗?”
  本尼是一个说话轻柔、表情严肃的人。他在自己的手机上以孙子的照片作为背景,显示出其重视家庭的观念。阿隆佐说自己小时候,父亲常常给他讲述帮派团伙的生活片段以及他们那些年轻帮派分子被抓后在监狱的经历。阿隆佐长大后也加入了一个名叫Black P Stones的帮派组织的分支团体。按照阿隆佐自己的说法,直到2015年11月,他依靠贩卖大麻,曾有过一天高达3500美元的收入。2016年秋季的一天,因为他参与了对抗另一敌对帮派的街头枪战,警方搜查了本尼的家,试图抓捕阿隆佐。
  阿隆佐说父亲即使在当年也从未认为混迹于帮派生活是正确的选择,他曾多次企图与帮派组织一刀两断。不过那天晚上,站在自己家门口外的空地上,本尼还是兴致勃勃地谈到年轻时的帮派生活。“那时吸引人的事情不少,”他说,“我们干过不少错事。”
  在20世纪60年代,本尼还是一个少年,他的家搬到了奥斯丁。这个地方除了三户人家是非洲裔,其他邻居都是白人。“我们经过附近街道时不得不结伴而行,并在与白人孩子的推打过程中冲进最近的一座游泳池。”本尼说道。加入这些孩子们的团伙,就是他走向帮派生活的第一步。
  
  
  


  

  
  ……
  详见本刊2017年6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