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铁兵”陈三喜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6/6 9:57:58
浏览次数:446  

  
  他,皮肤黝黑,身材不高也不壮;他,18年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用钢铁般的意志实践着“排头兵”的信念;他,是全国消防部队的杰出代表、新晋“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陈三喜,现任安徽省合肥市消防支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消防大队高新中队执勤中队长助理、三级警士长。
  1979年出生的他,已入警18年,先后两次荣立二等功,五次荣立三等功,三次受到公安部消防局的表彰,四次被安徽省公安厅消防总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五次被嘉奖;2002年,被评为全国、全省消防部队执勤岗位练兵“技术能手”;2004年,荣获“全省执勤岗位大比武士兵组”第一名,被评为“全省优秀班长标兵”;2005年,被总队授予“执勤岗位特勤大比武‘十佳消防卫士’”称号;2007年,被评为“全省消防部队执勤岗位‘技术能手’”;2009年,被评为“全省十佳士官标兵”;2011年,被评为“全国消防部队优秀士官”;2015年,获评公安部“公安现役部队优秀人才”一等奖;2017年5月,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

  “流水的比武场,铁打的陈三喜”

  每年新兵下中队的时候,陈三喜总会将自己的奖章证书拿出来,铺满桌子。他要用自己的经历,给新入伍的弟兄们讲述荣誉背后的故事。
  他说,这不是炫耀,而是激励。
  荣誉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付出。从踏进警营的那天起,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陈三喜立下誓言:“一定要在部队干出点儿名堂!”事实上,他个子不高,力量不强,协调性也不好,几乎不具备一个业务训练尖兵的条件,起初,还差点儿拖了队里的后腿。
  “别人能行,我为什么不行?”从此,陈三喜将自己调为“疯狂训练模式”。挂钩梯上四楼,别人做一组,他就做三四组;长跑训练,别人跑三千米,他就跑五千米,甚至八千米。如此“疯狂”,连续一天两天容易,坚持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数月,就是难上加难。但是,陈三喜都坚持下来了。
  为练好长跑,陈三喜向安徽省体校的老师拜师学艺,以最大限度地挖掘自身的潜能。一个月下来,他跑烂了鞋底,脚上的血泡也化成了厚茧。高强度的训练让他得了骨膜炎,膝盖大量积水,又肿又痛,可他愣是不吭一声,竟学着教练用针管偷偷地给膝盖抽积水,第二天再接着跑。就这样,2004年,他的个人五项全能拿到了“全省执勤岗位大比武”第一名。2005年,在执勤岗位大练兵的前一个月,集训中的陈三喜被查出肾结石。这个病的最大特点就是疼起来令人难以忍受!谁也没想到,他硬是凭借药物的辅助,忍着疼痛坚持完成了全部比赛。在3000米赛事中,他腰疼得厉害,而且越跑越疼,就咬紧牙关坚持,最后,连嘴唇都咬破了。
  凭着这股对自己的狠劲,几年后,陈三喜从训练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省数一数二的尖兵。
  陈三喜记忆最深的是2014年的年终对抗赛。那一年,他35岁,在所有参赛队员中年龄最大,伤病也最多。
  面对年龄和体能的劣势,他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训练计划。手臂力量有退步,就每周练习三次,循序渐进地强化力量;跑不动了,就默念军人誓言,坚持,坚持,再坚持。由于长年高强度的训练,他腰肌劳损严重,腰椎间盘突出0.8厘米。为了不影响参赛,他白天训练,晚上治疗,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叫过苦、喊过疼。
  功夫不负有心人。比武当天上午,他和二十一二岁的战友同台竞技,不落人后,最终,前三项总分排名第一。然而不幸的是,他肌腱拉伤,左脚肿得厉害,连走路都成问题。战友们看他满头大汗,都劝他放弃,不能为了比赛,连身体也不要了。但都被陈三喜拒绝了。他说:“比武,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这份成绩凝聚着全队官兵的汗水,代表的是集体荣誉。如果因为我一个人而拖了中队后腿,我将无地自容,抱憾终身。”于是,他利用午休时间给左脚打上封闭,继续准备下午的比武。当天,最后一个项目是5000米越野。当发令枪响起,他奋力冲向前,500米,1000米,2000米……忽然,他左脚的剧痛再次袭来,一个踉跄,令他差点儿摔倒在地。现场的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都没想到,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跑,一颠一颠地跑、一步一步地跑。事后,三喜说,其实当时自己浑身都是冷汗,他在心中不断鼓励自己:“士兵,这点儿疼,算什么!坚持,坚持!”最后的100米,他两眼一片模糊,只能隐约地看到终点的红旗。终于冲了过去,眼前一黑,他栽倒在地,随即被送往医院急救。这项5000米的成绩,陈三喜是中下等,但最终,他以总分第三名的成绩为中队赢得了宝贵的三分!颁奖仪式上,一名陈三喜曾带过的干部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三喜!不老兵王!牛!”
  在陈三喜看来,取得了荣誉就更不能放松了。疲惫之时,别人可以请假,他陈三喜不行。他说:“既然自己被评为标兵,就更不允许自己再有丝毫的松懈!”18年,6483天,他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场上,年年参加全市、全省的消防大比武。战友们无一不钦佩地说:“流水的比武场,铁打的陈三喜!”

  与死神擦肩

  如此刻苦训练,为的当然不仅是比武场上的名次,更重要的是,只有过硬的身体和业务素质才是救人保命的根本。从步入警营的第一天,陈三喜就深知自己是在为谁而练、为谁而战。
  2000年10月28日,合肥市四河小区发生燃气泄漏大爆炸,造成11人死亡,多人被困。事故发生后,小区里混乱不堪,哭喊声一片,空气中充斥着灰尘、燃气和血腥味,恐惧与无助感笼罩着每一个人。当得知爆炸点周边仍有生还者时,陈三喜冒着仍有爆炸的可能与房屋坍塌的巨大危险,义无反顾地深入爆炸现场及周边搜救生还人员。
  当时的天已擦黑,还下着雨,救援艰难。一块建筑物坠下,落在距离陈三喜20厘米左右的地方。陈三喜来不及多想,和战友在坍塌的楼体废墟中成功搜救出一名少年。然而,由于长时间深入爆炸区域,吸入过量毒气,陈三喜虚脱地瘫在了地上……
  还有一次,那是他第一次深刻地体味到收获信任和感激的喜悦。那也是他第一次翻窗救援。因为他及时地纵身一跃,进入室内后迅速关掉煤气罐,才顺利救出被锁在家中的两岁幼儿。事后,孩子的家长感激涕零,硬要塞给他和战士几条烟以表谢意,实在推脱不掉,陈三喜他们只好等上了消防车且马上要开动时,才将全部的香烟“扔”回孩子家长的怀中。他说,彼时,群众眼中的那份感激与信任,让他终生难忘。
  2010年8月,一名女子爬上市肿瘤医院楼顶,欲跳楼轻生。由于是白天,很多人都聚在楼下围观。在家人和民警的苦劝下,女子还是想不通。僵局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派出所民警和消防官兵一边继续劝说一边焦急地想办法。
  现场,楼下是建筑垃圾,断裂的钢筋、破碎的门窗堆满一地,救生气垫无法展开。陈三喜当机立断,带领中队官兵第一时间跑到楼顶,系好安全绳,准备飞身救人。在民警的掩护下,他弯腰低头,沿着楼顶的女儿墙悄悄走向女子。就在他快要走到的时候,女子突然一回头,发现了他,且立刻激动起来,伸脚跨过屋顶,双臂一挥,就要跳下去……千钧一发之际,陈三喜双脚用力一蹬,从侧面扑向了女子。就在对方双脚快要离地的一刹那,他一把抱住她,顺势用力往怀里一带,双双倒向了楼顶地面。轻生女子顺利获救。
  还有一次救援行动,陈三喜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何为与死亡的战斗。2008年5月,蜀山区一处民房失火,民房后面就是一家煤气中转站,里面堆放着80多个煤气罐。当陈三喜与战友赶到现场时,几个煤气罐在大火中已经爆炸,屋顶被掀翻,门窗被炸毁,周边千余户群众的生命危在旦夕。一旦处置不力,80多个煤气罐全部爆炸,相当于在市区内引爆一颗一吨的TNT炸弹,后果不堪设想。
  火情就是命令。陈三喜和战友邱振敏拿起水枪,一路小跑,冲进了火场。在距离火点还有200米左右时,他们匍匐前进,100米、50米、10米……很快,二人爬到了居民楼下,起身开始摸索,想找到窗户,架起水枪阵地。但一眼望去,无数条裂缝,密密麻麻地散布在墙体上,窗户早已不知被炸到哪里去了,只留下一个两三平方米的洞口,黑乎乎的,向外直冒浓烟。
  他和邱振敏对望了一眼,迅速将水枪架在窗口上,并用对讲机呼叫后方供水,开始灭火。就在将身体靠向墙体之时,他们似乎感到大楼微微晃动了一下,窗户下方就是数道约四五厘米宽的裂缝——似乎在“提醒”他俩:一旦再次爆炸,楼体可能坍塌!
  此时,他和邱振敏互相紧握双手,也许是感觉这次握手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更紧地握住对方。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相互点头,以示鼓励。那一刻,陈三喜仿佛清晰地听到邱振敏大口大口的呼吸声,也似乎感受到死神正一步步靠近的脚步声。
  最终,火势被及时扑灭,煤气罐也没有再次爆炸。在将80多个煤气罐转移出来的时候。陈三喜认真地查看了一下,这才豁然发现有七八个罐子已经炸裂了,如果再晚几分钟转移,必然会爆炸!
  2012年12月28日,亚洲最大的氯化苯生产企业——蚌埠市八一化工厂突发大火,氯苯车间内部爆炸,数百吨剧毒的氯化苯泄漏,周边价值亿元的财产物资、万余名群众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接到上级的增援命令后,陈三喜和战友火速集结,星夜驰援,四小时内驱车近300公里,在最短的时间内到场增援。此时,寒冬深夜,现场却是亮如白昼,高达十几米的火焰,映红了半个城市,震耳的声音响彻厂区,浓黑的蘑菇云腾空而起。起火的车间外部,13个氯苯储罐从东到西,一字排开,正被大火包围。只要一个储罐失事,就意味着会发生连锁爆炸,周围数平方公里都将被夷为平地。
  必须在第一时间控制火势蔓延!必须在第一时间阻止储罐爆炸!陈三喜和战友们迅速行动,铺设阵地、强攻近战。作为突击队队长之一,他抱着水枪,数次冲进车间内部灭火。凌晨的蚌埠,雨雪交加,气温低至零下五摄氏度,穿上棉衣都会冻得瑟瑟发抖。距离火焰不过几米远的陈三喜,却如同身处高温烤箱内,头盔被烤得滚烫,嘴唇也裂开了口子。而此时,车间内仍然有大量氯苯残留。层层节节的管道,每一节就像一个装满炸药的雷管,等待爆炸。每隔几分钟,他们的头顶就会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管道爆裂,大量氯苯燃烧着扑向地面,燃起大火,腾起黑烟。连续五个小时,他和战友们一边躲着头顶上不时落下的火团,一边互相掩护,轮番进攻,终于控制了火势蔓延。
  鏖战一天一夜,他们成功保护了储存有260吨氯苯的13个储罐、16个氯气罐及氯气装置、1000立方米的两个氢气储罐和三个蒸馏塔,厂区工人及附近群众无一人伤亡。
  从战斗岗位退下来后,陈三喜才感到颈部传来阵阵刺痛,照了一下镜子,发现那里血红一片,触目惊心。经过清洗和消毒的处理后,这种中毒的症状稍微好转,直到一个月后才完全康复。
  2013年11月22日,合六叶高速公路发生特大交通事故,70多辆车连环相撞,多达80人受伤被困。接到出警命令后,陈三喜和中队官兵迅速登车,赶赴现场。
  那一天,正值浓雾,200米内能见度极差。即便如此,隔着老远,陈三喜和战友们都能看到数道黑烟冲天而起,红色火焰在白色的浓雾里不断吞吐、翻滚。11辆车相继起火,且正在燃烧,有三名群众被困车内,生死未卜。更危险的是,一辆液化石油气槽车因撞击,发生了泄漏,随时可能爆炸起火,酿成更大的灾害。
  时不待人,此时的救援就是与时间赛跑。陈三喜主动请缨,带领三名战友,携破拆工具,来到一名被困群众的身边。那人早已昏迷不醒,身体被挤压在车厢后排座上,左边裤子撕裂,露在外面的大腿就像被猛兽撕咬了一口,鲜血流了一地。三喜和战友尝试着牵引移动车辆,并破拆车厢,以打开一个救援通道,将人救出。但是,由于现场车厢无法移动,救援空间十分狭窄,尝试数次都失败了。
  “不能等了,时间来不及了!”陈三喜果断行动,在请示指挥长后钻进车底,背靠地面,拿起万象剪切剪,进行局部剪切。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此时,左边,战友们仍在全力灭火,熊熊烈焰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右边,液化石油气槽车仍在泄漏,隐约能听到丝丝的气体泄漏声。多年的刻苦训练,此刻发挥了作用。三喜克服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高举双臂,稳稳地把紧剪切剪,一点点将铁皮剪开,顺利打开了一个缺口。顾不上休息,他伸出双手,拖住那名群众的身体,在战友们的帮助,小心翼翼地将他移出车辆,抬上担架,送往医院急救。
  从车底爬出来后,陈三喜眼前一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这才发现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18年来,凡是较大以上火灾或救援行动,陈三喜均主动请缨参战,先后参加各类战斗11586起,扑灭火灾4627次,救出群众582人,保护财产和物资数百万元。
  
  
  


  

  

  18年,6483天,陈三喜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场上

  
  ……
  详见本刊2017年6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393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1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