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达斡尔雄鹰 ——记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副旗长、公安局长孟海平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5/9 9:43:59
浏览次数:11895  

  文/本刊记者 王志祯   特约记者 郑丽娜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杜甫
  
  
  


  

  

  做客鄂伦春人民广播电台《行风热线》节目

  

  检查派出所工作

  

  检查拘留所工作

  
  在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中,曾有一个搏击长空的“鹰之族”扶摇而起,而后又神秘消失,那就是契丹。后经过史学家的考证,达斡尔人,就是契丹族的后裔。在骁勇善战的达斡尔人中,“鹰文化”已流传了许久。
  达斡尔族是个爱鹰的民族,他们以雄鹰作为其民族图腾。鹰在蓝天中展翅飞翔,象征着达斡尔人民拼搏进取和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鹰头顶太阳,象征着达斡尔人民用自己的坚强的臂膀,托起光辉灿烂的未来。
  1966年12月,孟海平出生于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以下简称莫旗),达斡尔族。达斡尔族是中国56个民族之一,主要分布于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鄂温克族自治旗一带;少数居住在新疆塔城、辽宁省等地。达斡尔族能征善战,后金为入关巩固后方,三征索伦,故有俗语“索伦骑射甲天下”。清朝内外战争均有达斡尔将领参与。达斡尔儿女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斗争的胜利也作出了杰出贡献。
  3月上旬,惊蛰刚过,北方大地乍暖还寒,涌动着春的气息,而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还被厚厚的冰雪覆盖。我们从海拉尔凌晨6时起程,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经过额尔古纳、根河,驱车400多公里,中午时分抵达鄂伦春自治旗。

  “预审”

  刑警大队长崔玉清40岁出头,身材修长,面容清瘦。带着刑警队员特有的熬夜后的倦容,他马上还要去沈阳办理一个涉案资金过亿、涉及人员近四千人的传销大案。当我说明了来意后,他并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颇为潇洒地往椅背上一靠,作出一副轻松的模样,把话锋一转,反客为主,问我是哪里人,毕业于哪里,怎么来的公安,又旁敲侧击地向我讲解了公安工作的保密性,然后才切入正题。从这一番谈话中,我体会到了一个优秀刑事侦查人员的素质与修养。他非常敬业,也极其专业,尤其在预审方面功力深厚。我在心里不禁为他竖了一个大拇指。他为我详细介绍了有关案件情况。当我请他从专业角度对孟海平局长的刑侦能力作一个评价时,他非常认真地说:“孟局长不像一般的公安局长,主要抓全面工作。他对刑侦工作有兴奋点,愿意上案,愿意听取案情汇报,愿意问案侦细节,也喜欢钻研,思维逻辑性强,非常聪明,往往能在案件侦查的关键节点上提出正确的指导意见,决定案侦的走向。另外,他对于刑侦工作是内行,懂得刑侦的难处,在经费保障方面做得非常到位,为刑侦工作提供了坚强的后盾,解除了后顾之忧。”
  儒雅的经侦大队长丁福坤肯定在为传销大案奔忙,嘴上都起了泡,他说:“孟局长平易近人,非常关心普通民警的冷暖。他非常重视案件侦查工作,经验丰富,思路清晰,很有韧性,天生就是做侦查员的料。”
  身材魁梧、虎虎生风的办公室主任卢尚滨以前是诺敏镇(俗称小二沟)派出所所长。他全程参与了“12·13”案件的侦破。他说:“孟局长为人正直,做事果断,很有魄力,且心细如发,分析问题全面、深刻。在案件关键节点上,他判断准确,敢于决断,往往能够出奇制胜,为侦查破案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这是一次奇特的采访经历,三位精明强干的侦查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不知带领这些强将的孟海平局长会是怎样的模样?”

  入行

  孟海平中等身材,面目和善,只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仿佛能够洞穿所有人的内心世界。
  50岁出头的他最初并没有当警察的打算。高考时他考取了内蒙古农牧学院,但家境贫寒的他听了当警察的舅舅的劝告,当时正在向社会招录警察,他就报了名。被录取后,1986年5月到莫旗公安局库如奇派出所,开始了自己的警察生涯。那时派出所条件艰苦,挤在一栋建于20世纪60年代的乡政府办公楼里,没有交通工具,需要自己做饭、烧炕。库如奇乡那时人口六千多,外来人口多,社会治安情况复杂。派出所只有三名警察,没有电话。经常有老乡骑着马来报案。民警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搭乘老乡的马车、牛车下乡集中办案,最多的还是步行。如果发生命案,就要由所长带队处理。向旗公安局报告案情,需要到邮政局摇四五个小时的电话才能接通。
  有一次,一个村子的村长被杀,嫌疑人是他的表弟。因为村长为人霸道,六亲不认,强占了其表弟家的六亩地,还动手打人,表弟一气之下,动了杀机。杀人后嫌疑人没有外逃,而是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那时派出所里只有孟海平一人值班,天刚擦黑,四处无人。刚入警不久的孟海平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嫌疑人与他就隔了一扇门,门没有锁,孟海平手里仅有一把气枪。壮着胆子,他喝令嫌疑人伸出双手,自己拿了一把铜铐子把嫌疑人铐住。让嫌疑人进门坐下后,孟海平一边到旁边的信用社叫人去叫所长,一边与嫌疑人交谈,稳定嫌疑人的情绪。所长家离得远,半小时后才赶到。那30多分钟对于孟海平来说,显得那么漫长。那是1987年初,算是他从警后经历的第一个大案。
  掐尖

  孟海平总结自己的从警生涯,觉得做警察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掐尖”。这里的“掐尖”有两层含义:一是工作上要勇于创新,敢争第一;二是在处理问题时,要善于抓主要矛盾,牵住“牛鼻子”,打掉为首的,以达到杀一儆百、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1996年4月,孟海平从尼尔基第二派出所调到宝山派出所任副所长,1997年8月任所长。刚到所里时,莫旗公安局长、政委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在宝山派出所干出成绩、作出亮点。那时的派出所条件有所改善,有车有电话,办公用房也修缮一新。他提出要建设“呼盟第一所”的构想,便开始了奋不顾身、殚精竭虑的社会面整治。
  每年九十月份,农民收了黄豆,家家户户门前屋后就会堆放黄豆垛。这时便会有歹人偷偷放火烧垛。事关百姓粮食,谁也不敢马虎。孟海平制定了严密的防范措施,建立“十户联保”制度,由村治保主任和村干部负责监督,自己则带领民警夜以继日地开车巡查,休人不休车,24小时不停歇。他整夜整夜巡查,每天要巡查200多公里,一刻也不敢放松。自己家离所里40多公里,但他常年不能回家,妻子只好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看他。百姓们知道了这个情况,集体到镇政府请愿,要求表彰他和派出所民警。镇政府为此拿出35万元,加上莫旗公安局拨的五万,为派出所建了一座气派的二层小楼。
  有一次,一个少数民族村民到集市买肉,发现卖肉的郑某缺斤少两,因语言不通,双方发生口角。郑某身强力壮,举止粗野,两拳就将买肉的村民打倒在地。孟海平听说此事,将郑某叫来进行教育,并决定对其行政拘留。郑某是市场一霸,上下关系不少,纷纷找孟海平说情,希望能网开一面,放过郑某。但孟海平毫不退让,坚决严格依法对郑某进行处罚,打掉了他的嚣张气焰,市场秩序从此有了很大的改善。
  与此同时,宝山派出所的各项工作也蒸蒸日上,先后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评为二级规范化派出所,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表彰为“五年发展建设标兵派出所”“人民满意基层单位”,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好评。
  2000年10月,孟海平被调到尼尔基第三派出所任教导员,2001年4月,提任莫旗公安局副局长。在此期间,适逢尼尔基水库开工建设,搬迁问题搅动着七个乡镇,群体性事件频发。孟海平分管治安、户政,这些问题都需要他去解决。他采取种种方法,耐心地进行政策宣传和说服教育,化解了无数的矛盾纠纷,保证了水库的正常建设。水库建设需要大量雷管、炸药,炸药管理也是令人头痛的问题。孟海平精心组织、筹划,保证了炸药管理的安全有序,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2011年12月,他从莫旗公安局政委任上调任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长。2013年4月,任鄂伦春自治旗副旗长、公安局长。

  断指

  2013年3月26日,雪意初退,春寒料峭。一大早,尹江(化名)仍如往常一样到谭老头家里打牌,谁知迎接尹江的却是紧锁的大门。这令他好生纳闷,只要谭老头在家,棋牌室那是风雨不误,每天一到8点钟便会准时开门,除非谭老头出了远门,才会大门落锁。可是前一天下午自己还到谭老头家打牌,没听他说第二天要出门啊?尹江趴门缝往里瞧了瞧,没发现什么动静。转念一想,屋里是不是在玩“大局子”?“哼!我得去瞧瞧!”想到此,尹江便翻墙进了院。推开房门,屋里静悄悄的。尹江再抬脚迈入客厅,眼前的情景把他吓了一跳。屋地上倒着一个人,近前一看,竟是谭老头,已经死了。不过,他又很快平静下来,老人猝死的事时常听说,70多岁的孤寡老人死在自己家里,也很正常。尹江没想太多,跳出谭老头家,就去朋友家串门了。十个小时过去了,下午6点多,尹江才在朋友面前提起这件事。
  可朋友一听这话,说那得赶紧报案啊!不报案,谁管他,不能总让他躺在家里吧?尹江一想也对,就拨打了辖区派出所的电话报警。
  死了人,派出所不敢怠慢,一边出警,一边通知刑警队。不一会儿,派出所民警和刑警都来到现场,技术人员进行现场勘查和尸体初检。
  谭老头已经72岁了,孤身一人住在这间小出租屋里,没有退休金,也没有子女照顾,日子过得很清贫。谭老头家里很整齐,就像往常一样。此时,可怜的老人双眼紧闭躺在冰冷的地上,只穿着内衣,还敞着怀。70多岁的孤身老人,因突然发病猝死的事很正常,现场没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尸体表面也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大概是自然死亡了。这个消息,让很多民警都松了一口气,下面就是寻找谭老头的亲属,准备后事了。实在找不到亲属,就只能通报民政部门处理了。
  谭老头有手机,平时经常来谭老头家里凑局子打麻将的尹江知道这个事。找到手机,看下通讯录就能找到他的亲属了。可是,手机不见了。民警寻遍了小小的出租屋,就是找不到谭老头的手机。“丢了?”民警的疑心顿起。
  民警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谭老头身上,决定对尸体进行复查。当法医扒开死者眼皮仔细查看时,发现两个眼球上都有一条划痕,这肯定是利刃所致。这岂不是一起杀人案件?这一重大发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立即将案情向孟海平作了汇报。
  孟海平马上派刑警大队大队长孙蒙生、教导员崔玉清带领侦查员、技术人员、法医从100多公里外的大队本部赶赴现场,自己也随后赶来。
  经法医解剖,谭老头确系被杀。死者甲状骨粉碎性骨折,舌骨断裂,肺部和心脏有大量出血点,为强外力作用导致的窒息性死亡。更为神秘的是,死者头顶有一个细小的破洞,胸前有一个浅表性四指抓痕。死者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被洗劫一空,手机不见了,刚买的烟也明显缺了几盒。是谁将毒手伸向了这位年逾七旬的独身老人?
  孟海平知道,要破案,首先要了解清楚谭老头的全面情况。他马上安排侦查员遍访周边群众和与谭老头有接触的人,查清了他的真实情况。
  原来,谭老头是个无户口的自流人员,在大杨树居住已30余年,无家室子女,本地倒有两个侄女,但因他性格倔强、暴躁,与侄女合不来,双方基本没有往来。2012年初,谭老头到大杨树火车站前租屋居住,召外来务工人员及本地闲散人员在家中赌牌抽钱,有要用工的他也给介绍,每人收5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中介费,当地人管这叫“卖盲流子”。不仅如此,他还与多名卖淫女有联系,认她们做“干女儿”,介绍她们从事卖淫活动,甚至还干过骗婚的勾当。
  案件性质确认后,孟海平迅速宣布成立以刑警为主力军的“3·25”专案组,自己亲任专案组长。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领导和刑侦专家也赶赴大杨树镇,上百名民警投入到案件侦破工作中。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走访、网上筛查,各项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3月27日清晨,孟海平亲临现场,对现场进行了新一轮的细致勘查。因现场遭到破坏,勘查结果并不乐观,除室内提取到几枚烟头外,没有更多收获。但现场的情况也反映出应是熟人作案,而且从整理现场和切割死者眼球的角度分析,凶手应是一名有过犯罪前科的人。尸检推断死亡时间为死者最后一次进食后两小时左右,发案时间应为3月25日19时至22时。
  虽然死者财物有被抢劫迹象,但到底是不是抢劫杀人,仍不能确定。是专为抢劫而杀人,还是杀人后抢劫,或者是为了制造出抢劫的假象,误导侦查方向?一个个巨大的疑问亟待查清。
  现场烟头上成功提取到了几份DNA。但这些DNA都是谁的?有没有杀人凶手的?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那个凶手呢?
  谭老头接触的人员范围很广,涉及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等地,人员成分复杂,这也和大杨树镇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
  大杨树镇位于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交界混合地带,虽然只是一个镇,但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农牧业兴盛,区域内家庭农场林立,在当地称“小香港”,需要很多从事种植和放牧的劳动力,导致外来人员大量涌入。在前来“淘金”的“盲流子”中,曾流传这样一句话:“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处处不留人,就去大杨树。”小镇的偏僻、农场的分散、不问东西的雇工方式,让很多身份信息不全的人找到了赖以生存的场所。火车站前,人员流动性大,更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经常聚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没有固定职业,没有户口身份证,甚至没有名字只有绰号,还有很多人使用的是假名。
  孟海平分析出几种可能性,决心从它们入手,打开案件缺口。第一,排查案发前曾经到过谭老头家中打扑克的人员,重点针对有过矛盾纠纷的人。第二,排查谭老头生前接触的外来务工人员,发现具备作案动机和作案条件的嫌疑对象。第三,对死者生前接触的女性特别是以干女儿为名进行婚骗的人员进行逐一调查,摸排可疑人员。第四,调查被骗婚的男性,因被骗报复杀人的可能性不容忽视。第五,调取死者生前的电话记录,凡与死者生前有通讯联系的人员全部纳入调查范围。第六,对有前科劣迹人员搜集信息,进行排查,寻找嫌疑目标。
  然而,尽管专案组24小时轮班作战,旅店、网吧、出租屋一遍遍地走,排查了大量人员,也发现了几名可疑人员,但经查证都排除了嫌疑。日子一天天过去,群众也渐渐失去了耐心,议论纷纷。上级领导或是前来督办,或是电话询情,压力越来越大。
  24个日夜过去了,24个24小时,几十名民警辛苦工作,案件却仍无头绪。
  虽然大杨树镇经济活跃,人员复杂,但自从有了“110”之后,治安发生了大转变,刑事发案大幅下降,连平常的小打小闹都少了许多。进入2013年,大杨树镇还没有发生暴力抢劫案件。但谭老头案发之后,火上浇油的事发生了,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竟连续发生了三起抢劫案。
  选择的对象都是女出租车司机。
  4月10日14时,路丽(化名)在大杨树镇邮局旁拉了一个乘客,车行驶到街外“111”国道路口时,乘客凶相毕露,抢走了她身上的280元现金后逃走。
  4月14日20时,大杨树繁华地带的大洋超市门前,三轮车司机刘洁(化名)遭遇一名男子暴力抢劫。虽然刘洁是女性,但绝不柔弱可欺,那个乘她车要抢她钱物的家伙,反被她打了一顿,逃跑了。
  4月16日15时,王芳(化名)拉一位乘客到大杨树镇东南方向的东方红农场附近时,被乘车男子用尖刀威逼,抢走了5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
  “屋漏又逢连阴雨”,虽然案件不大,但都是暴力犯罪,严重影响到群众的安全感。
  此时的孟海平头脑异常冷静、清醒,他突然有一种预感,眼前一亮,似乎发现了一丝破案的曙光。他想,这三起案件很可能与谭老头被杀案有关联。理由如下:
  一,案件性质相同:都是暴力抢劫。
  二,案发时间接近:“3·25”案刚发不过半月,接连又发生三起抢劫案,关联度较大。
  三,受侵害对象类型相同:无论是谭老头还是女出租车司机,都属于典型的弱势人群,侵害难度较小。第二次抢劫出租车,反被女司机打跑,说明该人体质不强,更偏向于选择弱势人群下手。
  四,据现场分析,“3·25”案凶手的身体条件与后两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有着相同的类型,包括年龄、身高、体态、体质等。
  孟海平决定,在不放松“3·25”案侦破工作的同时,加强对三起抢劫出租车案的侦破力度,希望从这些小案上取得突破。
  4月18日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持续的低温也有所缓解。这一天对孟海平和专案组来说也是一个好日子,因为抓到了一个人。
  周到(化名),名字不错,但办事似乎不太周到,不然不会刚被打后又被抓。这天晚间,他的罪恶的手再次伸向女出租车司机,但手刚伸出,警察就出现了,周到束手就擒。
  在事实面前,周到很快交代了连续抢劫女出租车司机的犯罪事实,可异常的是,一个简单的基本事实,他却遮遮掩掩不肯说。那就是他的落脚点。另外,在讯问室里,孟海平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他右手的小拇指明显短了一截。他的心里一阵激动——看来,有戏!
  本就可疑,现在更加可疑。不交代落脚点,里面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孟海平敏锐地注意到这一点,他指令专案组民警着重查清周到的落脚点。很快,通过周到的手机通讯录查到他曾在4月上中旬在大杨树镇蓝天旅店居住。进一步走访获得重大线索,一知情人反映,4月5日,周到曾给过忠星旅店烧锅炉的老冯头一部手机。
  侦查员立即赶到忠星旅店,找到老冯头,搜获了这部仿冒诺基亚的直板手机。经辨认,这就是“3·25”案受害人谭老头使用的手机。
  案件至此,真相已经明了,但周到仍拒不交代。专案组提取了他的血样去做DNA鉴定,很快,刑事技术组传来好消息,周到的DNA与现场烟头上的DNA相符。
  周到最终交代了犯罪经过。
  3月25日19点左右,周到在大杨树镇火车站前碰到了谭老头,谭老头说要给他找活干,让他到家细谈。进屋后,谭老头又倒水又递烟,很是热情,周到便畅所欲言了。当谈到抽取中介费时,触到一件让周到愤怒的事,一个姓王的男子曾经黑了他的钱。周到越说越气,把那个姓王的狠狠地骂了一顿。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个姓王的正是谭老头的干儿子,无儿无女的谭老头很看重这个干儿子。现在被一个外人当着自己的面痛骂,谭老头很是恼火,便也回骂了周到几句。本想找人倾吐一番的周到找错了对象,反遭一顿骂,顿时火冒三丈,与谭老头对吵起来,没几句便你推我搡打到一块。谭老头虽然70多岁了,但身体硬朗,与体态瘦小的周到动起手来,居然丝毫不落下风。周到瞅准机会,抓起地上的马扎,砸到谭老头头上。马扎年久失修,一枚铁钉凸出来。这就是谭老头尸体上头顶破洞的由来。遭受重击的谭老头倒在地上,被周到掐死。在搏斗的过程中,谭老头的胸前留下了他的四指抓痕。因害怕谭老头眼睛里留下自己的影像,周到又从厨房拿来菜刀把谭老头的眼球割破,抢走他兜里的七百块钱和手机后逃离现场。
  40多岁的周到曾因抢劫罪入狱九年,自2003年出狱后就一直四处游荡、无家无业。他做事胆大凶残,不计后果。就在犯下杀人大案之后,他仍以为神不知鬼不觉,随意而行。何况在大杨树东村,还有一个让他留恋的情妇在牵着他。这一切,都让他在犯下大案后不仅没有远遁,反而继续在当地活动,又把罪恶的手伸向了女出租车司机。

  血刃

  2015年12月12日23时,天寒地冻,北风呼啸。有一个鬼影悄悄地钻出家门,溜到李某飞的家门口。他左右环视一下,见四外无人,就用螺丝刀撬开房门,潜入厨房。他轻车熟路,没有一丝生疏的感觉。厨房中漆黑一片。隔着轻薄的厨房门,能听到隔壁屋里主人酣睡的声音。他在等待,也在心里挣扎。两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反复交锋。一个说,回去吧,不能做这伤天害理的事!另一个则说,无毒不丈夫,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犹豫再三,他下定了决心,抄起一把菜刀,蹑足潜踪,来到卧室,对着熟睡中的主人手起刀落,一通乱砍。血光伴着痛苦的呻吟,惊醒了旁边的女人。女人拉开灯,尖叫一声,随即就被菜刀砍翻在地。两个女孩,一个九岁,一个七岁,睁开蒙眬的睡眼,认出了他,嘴里惊呼着“叔叔”,但恶魔并没有丝毫的迟疑,两个幼小的生命,瞬间也命丧菜刀之下……
  13日10时,诺敏镇派出所接到村民李某强的报警:上午去儿子李某飞家时,发现儿子及其儿媳妇还有两个孙女被人杀死在家中。接警后,派出所与刑警中队民警立即赶往现场。现场惨不忍睹,被害人均已死亡。此时,孟海平正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出差。孤身一人,身边只有简单的行李和一部手机。此时距年底只剩十多天,全市去年命案全破,今年快到年底了,之前的命案也全部告破,本以为完成王树泉副市长提出的命案全破的目标已没有任何问题,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案四命,几乎是灭门。要不是死者夫妻的小儿子因故没在家,逃过一劫,这户人家就全没了。是什么样的仇恨使得凶手下此毒手,又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如此灭绝人性的暴行?
  孟海平立即指派政委何宏伟带领侦技人员赶赴现场,与此同时,呼伦贝尔市公安局也成立专案组,由呼伦贝尔市公安局逄万军副局长带领市局刑侦支队苗立春支队长等相关市局技术领导人员赶赴案发现场。
  据李某强向民警反映,2015年12月12日19时,儿子李某飞怀疑邵某龙与其妻子庄某杰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双方在李某飞家中因此事发生争执。民警立即赶往邵某龙家中,但此时邵某龙并不在家中。经对邵某龙妻子询问,邵妻称12月12日23时,邵某龙以闹肚子为名离开家,13日凌晨4时才回到家中,将自己穿戴的衣服焚烧后,又带走现金1000元,称要到外地打工。案发后,邵某龙去向不明,因此,邵某龙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对邵某龙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发现邵某龙与死者李某飞是表兄弟关系,邵常年在大连打工,以出海打鱼为生,每年只在冬季时返回诺敏镇居住,在诺敏镇也没什么朋友。邵某龙的原籍在黑龙江省克山县,童年时期在克山长大,主要的社会关系都在克山。在确认邵某龙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后,孟海平迅速将情况向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汇报,同时启动鄂伦春旗“地林铁农打防控立体化建设”工作预案,抽调毕拉河森林公安局40名民警与旗公安局民警配合在出城路线设卡,同时向临近旗市县公安局发布案件情况,请求协查。走访组传来最新线索,12月13日5时,有人发现邵某龙乘坐最早一趟开往黑龙江讷河的客车离开了诺敏镇。种种迹象表明邵某龙已经逃离当地。孟海平经过严密的分析,将邵某龙的逃跑方向初步锁定在克山和大连方向。他立即赶赴克山县,请求当地公安机关协助。
  与此同时,他安排专案组民警兵分两路,对讷河、克山两地进行布控。最新线索显示,邵某龙购买了当日16时讷河开往大连的火车票。讷河组民警通过调查,找到了邵某龙到过的一个旅店,但邵某龙并未在此居住。通过旅店监控录像发现了邵某龙的影像,并找到了给邵某龙买票的妇女。该妇女称邵给了她20元钱让她帮助买票。讷河组的民警对火车站进行了严密布控,并于16时登上火车,在乘警的配合下对全部车厢进行检查,但并未发现邵某龙的踪迹。
  针对邵某龙在克山县复杂的社会关系,克山专案组分成八个工作小组,对邵某龙的主要社会关系进行秘密布控和调查。经侦查,专案组发现邵某龙曾到过当地一个旅店,专案组对旅店租住人员进行了秘密抓捕,但经过辨认和核查不是邵某龙本人,邵在专案组抓捕前离开了旅店。通过旅店监控录像,发现邵某龙乘坐一辆出租车离开,专案组民警找到了这辆出租车,司机反映将邵某龙拉到克山县街里邵便下了车,去向不明。司机还提供了一个线索,邵在乘车期间借司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临近克山的拜泉县至大连的长途客车发车时间(次日11时30分发车)。而最新线索显示,邵某龙有可能在克山,也有可能在拜泉。孟海平决定从克山县抽出一组民警由诺敏镇派出所所长卢尚滨带队,赴拜泉县对拜泉开往大连的长途客车进行排查。
  12月14日6时,拜泉组民警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分成两组进行工作,一组民警秘密对拜泉汽运北站附近旅店开展排查,一组民警对客运站来往客车和旅客进行排查。8时40分左右,旅店排查组的民警找到了邵某龙曾到过汽运北站附近的一个旅店,但其本 人于当日8时20分左右失踪。民警找到旅店对应房间时,老板称住店男子已经退房离开。此时,另一组民警经排查发现,除了11时30分有一趟拜泉至大连的长途客车外,还有一趟拜泉至沈阳的客车,而这辆客车的发车时间是8时30分,现在已经发车。综合以上线索和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分析,民警分析邵某龙很有可能已经乘该车离开了拜泉。民警一方面乘车追赶,一方面将情况向孟海平汇报,并将客车的途经地和车牌号提供给了孟海平。孟海平接到汇报后,第一时间与长途客车沿途地明水县公安局取得联系。明水县公安局接到协查指令后立即设卡堵截,于9时35分在拜泉至沈阳的长途客车上将犯罪嫌疑人邵某龙抓获。
  讯问室里,自知罪大恶极的邵某龙供述,2015年12月12日19时左右,被害人李某飞怀疑邵和李的妻子庄某洁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便将邵喊到家中,两人因此发生争执。邵某龙回到家中,觉得自己被冤枉,越想越生气,同时害怕李某飞对其进行报复,便在当天夜里11点多对妻子谎称拉肚子离开家,用自带的螺丝刀撬开李某飞家的房门,在李某飞家厨房潜伏到凌晨3点多钟后,用李家的菜刀入室将李某飞砍死,在行凶过程中被庄某杰及她的两个孩子看见,便将她们全部砍死。
  邵某龙对民警讲,按他的计划是跑到大连,继续干自己熟悉的水手工作,一旦出海就很难被找到,至少能跑个三五年。他说知道自己早晚会被抓到,但没想到会这么快。邵某龙对警察这么快抓到他一直感到很好奇,他问民警:“我连电话都不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民警幽默地回答道:“靠算命!”
  邵某龙个子不高,身体并不强壮,但常年在海上漂流,养成了一些亡命徒的痞气,也很迷信。他在自己的后背文了一幅完整的关公舞刀像,但殊不知,关老爷义薄云天,怎么可能保佑一个暴戾凶残、灭绝人性的恶魔呢?用当地人的话说,这是小鬼扛大旗,活活要被压死的!

  鹰击

  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我和孟海平局长面对面,交谈了良久。这是一个正气凛然、做事用心、懂得厚积薄发的人。正如翱翔于天际的雄鹰,它并不被一时的喧嚣所诱惑,而是会耐心地等待合适的时机。等时机稍纵即逝之时,电光火石之间,它会像一支黑色的利箭,俯冲而下,用铁一般锋利的巨爪,将猎物撕成碎片。任何的黑暗势力,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在黑与白、善与恶的交界,他像一个坚定的守护神,把善良护在身后,把丑恶击得粉碎。这正是一个公安局长的使命与职责。(图片由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提供)■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