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边陲忠卫—— 记广西龙州县副县长、公安局长许光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3/7 9:45:49
浏览次数:1989  

  文/周仲贵
  
  许光文原为广西中越边境大新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2005年8月提任副局长,一年后兼任县城桃城镇
  派出所所长; 2009年5月升任该县公安局政委; 2012年10月调任崇左
  市江州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2016年11月,调任边境龙州县副县长、公安局长。从警20余年,许光文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八次,并于2003年、2004年、2005年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区(广西)优秀人民警察”。
  
  


  

  
  “无形剑”救人质

  2011年10月14日11时20分,时任崇左市公安局宣传科长刘文杰正因血压升高躺在广西民族医院病床上输液,他接到崇左市公安局主管刑侦和禁毒工作的副局长李光芬的电话,要求他立即赶往隆安县乔建镇接受任务。放下电话,刘文杰拔下手臂上的针头,奔出医院。
  一小时后,他赶到了乔建镇新华街,只见民警和武警在街道两侧警戒,周围群众已被疏散。先期到达的不仅有崇左市公安局刑侦和禁毒部门的侦查员,南宁市公安局副局长梁树章率领的特警支队,武警广西总队一位中校警官率领的三名狙击手,还有自治区公安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梁宏伟。
  李光芬向刘文杰介绍了大致情况。当天凌晨,大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获得消息:贩毒犯罪嫌疑人李某将驾驶一辆黑色别克轿车,从大新县雷平镇运载一批毒品到南宁。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对信息进行分析后,决定市、县联合行动,在大新至南宁必经之路南宁市隆安县古潭收费站设卡拦截。
  李某是大新县雷平镇人,39岁,身体强健,胆大妄为,是一个长期活动于中越边境地区的跨国贩毒团伙中的骨干成员。一个月前,他从境外携带毒品潜回境内,大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在德天跨国瀑布景区设伏拦截,李某悍然开枪拒捕,趁乱脱逃,被自治区公安厅列为网上追逃重点对象。此番再度现身,专案组吸取德天景区的教训,决定在毒贩进入城市人口稠密区之前的古潭收费站将其拿下。
  信息十分准确,10时20分,李某果然驾驶一辆黑色别克进入古潭收费站。就在他摇下车窗准备交费通过时,化装成收费人员的缉毒警察从两侧悄悄靠近,准备突袭。李某警觉,发现情况不对,迅速拔枪射击,连发三枪,打伤三名警察,然后加速撞飞栏杆,冲卡而去。所幸这三名警察身穿防弹背心,而李某仓促出手未击中其要害,并未造成严重伤害。警方立即组织追击,同时呼叫南宁警方请求支援,在前方设卡拦截,避免武装毒贩窜入南宁市区。走投无路的李某中途改道,拐往乔建镇方向。追缉警方果断开枪射击,打爆别克车后轮,李某不得已弃车狂奔,窜入乔建镇新华街一幢民宅,劫持了三名未成年人,继续与警察对峙。李光芬指挥队伍对民宅严密控制,并向赶来增援的乔建派出所民警了解了民宅的内部情况。得知房主叶某夫妇当时正在圩亭摆摊做生意,被劫持的三个孩子分别是他们12岁的女儿、十岁的儿子和七岁的侄女。这时,屋内传来了孩子的哭叫声,李某从二楼向外喊话,声称如果警察强行攻入,他将杀死所有人质,然后引爆煤气罐,与这幢三层小楼同归于尽。
  案件的性质发生恶变,已经超出禁毒警察处置的范围。李光芬一边向屋内喊话,要求李某保持理智,不要伤害人质,警方愿意通过谈判解决,一边电话告知崇左市公安局和自治区公安厅实情。自治区公安厅立即作出布置,调集刑侦总队、南宁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和武警广西总队处突大队速赴乔建,在保证人质和周围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前提下,妥善处置危机,并委派梁宏伟副厅长全权指挥。于是,便出现了刚刚那幕小乡镇警车呼啸、大军云集的罕见场面。
  刘文杰来到现场时,警匪对峙已超过两小时,李某焦躁不安,随时可能釆取孤注一掷的极端手段。现场指挥组正在研究行动方案时,情况又发生了变化。被劫持的三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叶女趁李某一时疏忽,逃出了虎口。但在叶女意外获救的同时也生出了新的危机,绑匪对另外两个孩子加了绑,还威胁如果再不听话就把他俩全打死。两个孩子充满恐惧的惨叫声深深刺痛了民警的心。
  根据叶女的描述,指挥组对现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绑匪和人质所处位置是叶某夫妇的卧室。南方农村圩镇民宅的建筑格局都是筒子楼,一家挨着一家,两侧不设窗户,两头临街且前后都有阳台,虽顶层有天窗,但都焊上了牢固的钢制防盗网,要想从阳台或顶层天窗趁绑匪不备强行突入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而且,还要考虑到万一强攻不成反倒激怒了绑匪,那么,人质的安全则无法保证。叶某夫妇卧室外有卫生间,装有液化气热水器。绑匪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可能釆取自杀式爆炸的极端手段,后果更为严重。研究来研究去,只有谈判一条路可走。
  李光芬过去在大新县任公安局长,说一口流利的当地土话,更重要的是,他面容温和,口才极佳。于是,他成了首席谈判手的不二人选。为防万一,还要给他配一名助手。刘文杰身材高大,刚从病房里出来,脸色苍白憔悴,容易减少对手的警戒心,被确定为李光芬的助手。
  方案既定,梁宏伟立即用扩音器向楼上喊话:“李某,你听好了,我是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梁宏伟。我们愿意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现在派两名代表上去跟你对话!”
  李光芬和刘文杰从一楼天井楼梯口登上三楼。三名武警狙击手在他们身后隐蔽而上。但到三楼才发现,隔着天井,长筒型的房子分成前后两大间,前间为客厅,后间是卧室,而绑匪和人质都在后间。从逃出的叶女口中了解到,卧室进去先是卫生间,有一个边长不超过30厘米的正方形排风扇对着天井。卧室防盗门紧闭,房门上方巴掌大、可从里面左右移动的观察孔同样被关得严严实实。卧室另一端临街的阳台也焊着防盗网,还拉上了落地窗帘,无法从阳台外观察卧室内情况。也就是说,狙击手根本无用武之地——利用谈判过程中出现的机会狙杀绑匪的可能性被排除。谈判成了解决此次危机的唯一方式。
  李光芬和刘文杰通过1.5米宽的天井通道一步步走向后间,李某显然从观察孔的缝隙里发现了他俩,大声呵斥:“站住!要不我就开枪了!”两人只好在防盗门前两米多的地方停下。此时,身处狭窄得无处躲避的通道内,如绑匪背信弃义从观察孔内开枪射击,这二人只能充当活靶子。而以李某之前的所作所为,这不是没有可能。
  李光芬先自报家门:“我叫李光芬,是崇左市公安局副局长,过去在大新工作过!现在,我来跟你谈判,准备接受你提出的任何条件。你放心,我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说着,李光芬主动脱下外衣外裤,原地转了一圈。李某则问道:“那个高个子是谁?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刘文杰回答:“我叫刘文杰,是宣传科长,拿的是摄像机。”说着,他也脱掉外衣外裤,示意没有携带枪械。李某说:“跟你们我没什么好说的,要谈,就叫阿文来。有些话,我只跟阿文一个人说。如果你们不答应,一切免谈。大不了,我跟这幢楼和两个孩子共同毁灭!”
  李光芬压住怒火,问:“你刚才说的阿文,是大新县公安局政委许光文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李光芬爽快地说:“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许光文从大新赶到这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现在是14时,你可能已经饿了,两个小孩也需要吃东西。我们给你们准备了一些食物,你可以在许光文来之前先解决肚子问题。”
  见李某答应,李光芬和刘文杰下楼后第一时间联系到许光文。随后,刘文杰端上三罐八宝粥,又回到三楼。李某让他把八宝粥放在门外地上,并向后退出五米外。刘文杰一一执行后,只见那道门启开一道缝,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把三罐八宝粥扒拉进去后又迅速关上了门。隔着这道门,刘文杰索性跟李某拉起“家常”:“兄弟,我俩年纪应该差不多吧,何苦自己奔着死路走呢?你即使不顾自己,也得念着白发双亲和儿女吧?”李某似乎受到触动,叹了一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单我车上带的那些东西,都够枪毙十回了……”刘文杰知道,警方已从李某刚才遗弃的别克轿车上搜出12盒海洛因,总重3000克以上,但为了赢得时间,他还要耐心跟对方周旋:“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开枪打伤的那三位民警,伤势都不重,没有生命危险。车上运载的大宗毒品,确实罪行严重,但还没有必死的理由。只要你主动检举揭发,配合公安机关打掉贩毒团伙,是有可能获得从轻处理的,你不要太悲观。”
  李某重重地叹气道:“等阿文来了再说吧……”
  确定暂时不会发生意外后,刘文杰下楼向梁宏伟汇报:“李某的人性并没有完全泯灭,通过谈判解决危机是完全有可能的。在许光文来到前,撤出包括狙击手在内的所有攻击性行动,尽量避免所有可能刺激绑匪的行为。”
  那么,李某为何要见许光文呢?
  许光文工作能力很强,最难得的是,每每在危急关头,他都能保持冷静,临危不惧,善于与各种复杂对象沟通,次次化险为夷。他与李某是高中同学,曾有较深的同窗之情。
  梁宏伟采纳了刘文杰的意见,同时布置应急措施,从南宁市和隆安县调来两部消防车和一部救护车,做好了一旦谈判失败便强攻救人的准备。
  终于,16时,许光文赶到。梁宏伟与他握手,关切地问:“准备好了吗?”许光文镇定地说:“我已经做了充分准备。只有一个要求——请刘文杰科长做我的助手。”其实,作为身经百战、处理过无数危机的指挥员,梁宏伟清楚,我在明敌在暗,这么近的距离,面对的又是丧心病狂的危险分子,实在没有“安全”可言。眼前这位来自基层的警察到底有什么“灵丹妙药”去化解眼前一触即发的危机呢?曾有过的成功案例也大都有一个前提,即让劫持者相信自己放弃暴力后有一条生路可走,人生可以从头再来。然而,眼前的李某罪大恶极,不仅贩毒数量巨大,且开枪击伤三名民警,明知即使放下武器也断无生还的可能。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梁宏伟已作了最坏的打算。
  许光文满怀信心地登上三楼,在铁门两米处停下,身后站着刘文杰,两人都毫无遮挡地暴露在李某的枪口下。
  许光文喊出李某的小名:“阿刚,我是许光文。你看见我了吗?”
  李某隔着铁门回答:“看见了,你们公安果然守信用!”
  “人民警察从来说话算话。现在,你有什么话要当面跟我说?”
  “我们同窗六年,现在却走了不同的路。今天请你来,是有些放不下的心事要托付于你。”
  许光文立即意识到,李某似乎死意已决,空气骤然紧张起来。他义正词严地说:“阿刚,你别做傻事!你已经走上犯罪的道路,但是还有回头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我还能回头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知道你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晓莉(李某女儿)在北京读大学,我没有来得及联系她。但来之前我专门到学校找了晓阳(李某儿子),还录了一段他想当面对你说的话。你,想听吗?”
  李某激动地说:“什么?你见到晓阳了?”
  “是的,你听听儿子的话吧。”说着,他走近铁门,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一段童音传出:“爸爸!我是晓阳。听许叔叔说,你一时糊涂,做了不应该做的事。爸爸,你快放了那两个小朋友吧,他们的年龄跟我差不多,你怎么忍心啊。爸爸,我和姐姐、爷爷、奶奶都等着你回家!”
  12岁的晓阳品学兼优,李某一直以这对儿女为傲。这一招“无形剑”果然威力巨大,在儿子这番如泣如诉的话语前,铁门内先是抽噎,继而号啕大哭。李某声音嘶哑地说:“阿文,你跟我说实话,你能保证我的儿女今后不受歧视、我的家人不受牵连吗?”
  许光文掷地有声:“一人做事一人当。孩子是祖国的未来,让他们健康成长,将来报效国家,是全社会的责任。”
  李某沉默片刻,下了决心:“我听你的!现在,你们后退两步,我把两个孩子放出去!”
  许光文和刘文杰依言而行,各自后退。紧闭了六个多小时的铁门终于打开了,两个惊魂未定的孩子跑了出来。许光文和刘文杰赶紧一人抱起一个冲下楼去交给接应的特警。短短瞬间,他们又猛然意识到什么,不约而同地转身扑回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只听那道铁门咔嚓一声重新关闭。紧接着,传出一声沉闷的枪声,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门下方的缝隙中汩汩流出。李某开枪自杀身亡。
  不久,因危机现场的出色表现和特殊贡献,许光文被公安部荣记个人一等功。

  勇铲连环绑架勒索犯罪团伙

  2012年12月31日下午,在崇左市江州区太平镇江南路某KTV厅附近一家按摩院从业的女青年覃丽(化名),到崇左市公安局江州分局报案,称其同室女友蓝莹(化名)于两天前,也就是29日凌晨1时外出后一直未归,电话也不通。31日中午,覃丽突然接到已失踪两天的蓝莹的电话,她泣不成声,说自己被绑架了,请覃丽看在患难姐妹的情分上三天内想办法筹够四万元赎金汇进她的银行卡,且不要报警,否则性命不保。覃丽知道蓝莹是从大石山区马山县永州镇一个尚未脱贫的瑶族山村出来的打工女,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年纪已大,跟他们联系筹款肯定没指望。自己一时又拿不出这笔钱,再三权衡还是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
  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柽林先期接待了覃丽。他注意到,在覃丽的陈述中,蓝莹是“凌晨1时外出”未归后超过60个小时给覃丽打电话筹款的。这就有很大疑点:一个年轻女性在没有暴力劫持的情况下深夜自愿外出,连同室女友也不知会一声,还随身带走银行卡,显然是打算一时半会儿不回来的。这能算“绑架”吗?会不会是一出“苦肉计”?
  为了核实情况,黄柽林要求覃丽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覃丽说,她跟蓝莹合租的是两室一厅的单元房,29日晚由于天气冷,又没有好看的电视节目,她俩在22时左右就各自回房休息了。睡到半夜,覃丽突然醒了,发现蓝莹在其房间打电话,不一会儿,她就悄悄出门了。当时,覃丽不大在意,很快又睡了。直到次日一早要上班才发现蓝莹一夜未归。
  黄柽林又问:“蓝莹经常半夜外出吗?”覃丽犹豫了一下,才说:“有时要去‘接客’的。按摩院生意清淡,要接点儿‘外活’才能维持生计。”
  黄柽林立即核查了覃丽和蓝莹手机的通话清单,发现覃丽没有说假话,蓝莹是在29日凌晨1时17分接到一个可疑电话后离开出租屋的。这几年,不法分子专门瞄上按摩女或陪舞女这一群体进行劫持勒索,如果不及时釆取措施进行营救,人质相当危险。黄柽林经请示有关领导后决定立案侦查,并按规定向局长许光文和分管副局长作了汇报。
  其时,许光文从大新县调到江州区任职不满三个月。
  许光文主持了他履新后的首次重大案情分析会,听取了刑侦大队对此案的初步分析,可基本认定蓝莹的出走与凌晨1时17分的电话有直接关系。打电话的应该是蓝莹的熟人,侦查必须从这个可疑电话入手。鉴于案情复杂,涉及面广,会议决定成立“12·29”专案组,许光文任专案组长,全面指挥侦查工作。
  许光文作出分工部署:第一,查出可疑电话的持机人,并继续清查这部电话与蓝莹、覃丽的通话情况;第二,通过报案人覃丽排查蓝莹最近接触较多的人;第三,立即与蓝莹的家人取得联系,力求从中发现新的破案线索;第四,调阅29日零时至2时太平镇江南路KTV厅、按摩院和出租屋附近的监控视频资料,看看能否发现可疑车辆和人员。
  他特意叮嘱:“以上所有行动必须在绑匪规定的期限前完成。”
  专案组分头出击,至12月31日下午汇总情况。
  从覃丽处排查蓝莹“熟人”的难度不小。覃丽说得比较实在:“从事我们这种职业的人,接触的人不少,成分也相当复杂。主、客之间都是各取所需,很难建立所谓的友情,我们也从不打听客人身份。也有一些‘回头客’要过我们的电话号码,但极少把他们自己的号码留下。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虽情同姐妹,相互间也会有所保留。”
  此路不通,专案组没有气馁,决定另辟蹊径。
  电话清查的情况喜忧参半。经查,12月29日凌晨1时17分打给蓝莹手机的机主叫王衡(化名),系与江州区毗邻的扶绥县东门镇人。专案组赴80公里外的东门镇,在扶绥县公安局东门派出所的配合下传讯了王衡。他承认与案件有关联的这部手机原来是他的,但12月28日跟朋友在东门镇某酒店吃饭时不慎丢失,找了两天都没找到,30日才到镇移动电话营业部挂失。直至现在,那部手机到底是遗失还是被盗,他也说不清。围绕王衡深入调查后,排除了他的嫌疑。经进一步核查,王衡承包了一大片果园,这几天都在果园里忙着果树防寒过冬的事,根本没有外出。通话清单也显示,这部可疑电话30日后就停机了。王衡没有说谎。
  回过头来再查蓝莹的手机。有了新发现。其通话清单显示,蓝莹在31日11时43分呼叫覃丽前24小时,即30日11时30分,还曾主叫一部13877106×××的电话,通话时间5分40秒。四个小时后即当天15时20分,蓝莹手机被叫,打入的还是这部13877106×××,通话时间2分56秒。31日10时30分,即蓝莹主叫覃丽的前一个小时,这部电话再次主叫蓝莹,蓝莹拒听。隔了一小时再主叫覃丽后,蓝莹的手机则大多处于关机状态了。
  警方很快查出,13877106×××的机主叫蓝瑞祥(化名),从入网登记的身份证号码看出,系南宁市马山县永州镇人。当天,许光文带着一个小组跋涉200多公里赶到永州,通过当地派出所一查,方知蓝瑞祥是蓝莹的同胞哥哥,目前在南宁市西乡塘区某汽车销售中心打工。掉头返回南宁,费了一番工夫后找到蓝瑞祥,方揭开了案件的大致轮廓:12月30日中午,他接到妹妹蓝莹的电话,不料手机里传出的是一个凶巴巴的男子声音。这个不明身份的男子一口广西口音,宣称蓝莹在他们手中,限24小时内交出四万元赎金,否则就等着收尸。蓝瑞祥大吃一惊,妹妹两年前高考落榜后经朋友介绍去崇左打工,当时自己就不同意,但因家境贫寒无力支持她回校复读,加上她本人也无心继续学业,蓝瑞祥只好听之任之。没照顾好妹妹,蓝瑞祥心如刀割,马上答应了对方要求。但自己不过是个打工仔,筹不出那么多钱,他恳请对方高抬贵手,减免部分筹款。双方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三万元“成交”,但交款时间提前至当天14时30分,地点定在南宁市良凤江森林公园内。绑匪还说:“我们已仁至义尽,你要耍什么花招,不光是你妹妹,连你的小命也难保。”蓝瑞祥多了个心眼,要求跟妹妹说几句话。当听到妹妹凄惨的呼叫声时,他肝肠寸断,下决心筹钱赎人。14时20分,蓝瑞祥跟朋友借了一辆五菱面包车,带上三万元去良凤江森林公园交款赎人。为防绑匪招外有招,还特意请了四名身强力壮的老乡随行,而且暗暗准备了“家伙”,打算见机行事。没想到按现定的时间赶到约定地点后,却不见任何人来接头。等了一个多小时,蓝瑞祥沉不住气了,拨打妹妹的手机,听到的却是冷冰冰的声音:该用户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此后两天,蓝瑞祥频频拨打这个电话,都是关机。他越来越担心,正想向公安机关报案,崇左公安已主动找上门。
  绑匪为什么对唾手可得的赎金弃之不顾?可能有多方面未为人知的原因,但最大原因应该是慑于蓝瑞祥带去的几名壮汉。许光文分析,绑匪应系两至三人结伙作案,先于蓝瑞祥提前到达接头地点,在隐秘的地方窥伺。待发现蓝不是一人而是带了几名壮汉同行时,疑心对方报了警,于是中断接头,迅速转移。怕警察跟踪,还关了手机。蓝瑞祥的无意识行为惊动了绑匪,反而客观上帮了绑匪的忙,干扰了警方侦查。更严重的是,人质的安全受到更大威胁。
  离开以前,许光文特意问蓝瑞祥:“从电话上听,绑匪的口音有什么特点?是否听得出他是哪个地方的人?”
  “对方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带有明显的本地白话口音,与南宁本地人口音无异。要说特点,这人似乎有点儿口吃,特别是发起脾气来,结巴得就更明显。”
  许光文交代蓝瑞祥,这几天如果绑匪再来跟他联系,一定要千方百计稳住对方,及时报告警方。
  许光文当天率队返回崇左。
  正在各方面侦查受阻、进退维谷之时,“天网”工程有了重大发现。崇左是新设立的地级市,作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的硬件设施,“天网”工程相当完备,监控视频在街道、宾馆、车站、码头、学校、居民小区和重要场所基本上实现全覆盖,街面上24小时发生的一切都被真实地记录下来。侦查小组调阅12月28日23时至次日凌晨2时太平镇江南路KTV厅及某按摩院附近的监控视频资料,发现当晚由于天寒地冻,零时以前夜生活者基本退场,大街上非常冷清,发生的一切看得非常清楚。29日凌晨1时10分,一辆银白色小轿车从东端进入江南路,在KTV厅门前的人行道边停下,没有熄火,镜头下引擎盖还在微微颤动。这时,KTV厅对面的按摩院走出一个穿月白色羽绒服和高统皮靴、个子高挑的女孩子,正东张西望间,小轿车后座出来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向她招手示意。女孩立即走近小轿车,“皮夹克”迎了上来亲热地拥抱了她,然后把她引入轿车后座,自己则从另一侧车门进入,车子随即加速沿来路驰去,很快消失在夜幕中。看情况,这个半夜乘车的女孩应该是蓝莹,车上除了亲热拥抱的这对男女,至少还有一个开车的。
  经覃丽辨认,穿月白色羽绒服的女子正是蓝莹。而“皮夹克”不久前连续几晚来找蓝莹服务,覃丽见过他两次。后来听蓝莹说他是一家泰国富商投资的大型糖厂的总经理助理,出手大方。“那人长得很帅,30岁左右,1.75米左右。讲的是白话口音的普通话,应该是崇左本地人。这人还有点儿口吃,虽然不严重,但一急就特明显。”覃丽说。
  口吃,跟蓝瑞祥提供的绑匪特征吻合。“皮夹克”应该就是先引蓝莹上钩、后打电话向其亲友索款的绑匪。
  在南友高速崇左出入口的监控视频资料上,专案组捕捉到了绑匪使用的车辆的身影。这辆牌号为“桂A-T66××”的银白色本田小轿车当晚零时30分进,凌晨1时37分出。跟踪追查,发现这辆车沿高速公路朝南宁方向开出几十公里后,在扶绥县渠黎出口下了高速公路,随即消失。
  专案组很快查出,这辆本田小轿车乃位于吴圩国际机场附近的南宁市某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辆。该公司工作人员提供,这辆车是12月28日下午租借出去的,租期24小时,29日下午已归还。查看租车登记资料,身份证复印件显示租车人系“苏某宝,1981年出生,户籍登记地为扶绥县山圩镇”。租赁公司工作人员证实,来办理租借和归还手续的都是苏某宝本人。专案队员出示了放大复制的“皮夹克”脸部截图。工作人员看后予以否认,说肯定不是照片上这个人,“他穿一件戴防风帽的蓝灰色运动衫,说话流利”。
  经查证,扶绥县山圩镇确有苏某宝其人。扶绥县公安局山圩派出所提供,苏某宝一贯不务正业,经常参与赌博活动,被派出所查处过几次。他经常在外浪荡,十天半月不归家是常事。他没有固定收入,却经常与邻近的扶绥县东门镇和南宁市苏圩镇一些狐朋狗友出入酒楼茶馆,挥霍无度。据其家人反映,他12月28日一早出门后,直到现在没回来。
  苏某宝有作案的重大嫌疑,“皮夹克”则另有其人,二人应系同伙。
  除了他俩,还有没有其他同伙,人质被囚禁在何处,下一步如何出手呢?许光文苦苦思索。这时,专案民警经扩大范围搜索发现,“桂A-T66××”本田小轿车在12月29日凌晨至16时,相继在扶绥县渠黎镇、东门镇,钦州市上思县那琴乡和南宁市苏圩镇、吴圩国际机场一带出现过。
  联系到先前绑匪曾与蓝瑞祥约定在良凤江森林公园交接一事,许光文有了底,断言绑匪系扶绥县的山圩、东门两镇与南宁市的苏圩、吴圩两镇的不法分子勾结作案的可能性最大;他们肯定已经换乘,但也肯定还在上述范围内转悠,暂时不会远去。绑匪劫持人质的目的是勒索钱财,现在钱财没有到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人质遭受折磨,但暂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绑匪可能会变换手法继续向人质亲友索款。
  坚守住覃丽和蓝瑞祥这两个目标,就一定能捕捉到破案契机。许光文指挥作战始终坚持根据情况变化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反对墨守成规。此时,他要主动出击,在纷繁复杂的局势中找到一条克敌制胜的捷径。当然,前提是绝对保证人质安全,做不到这一点,前面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专案组通过山圩派出所做了苏某宝家人的工作,了解到他12月28日出门前曾给一个叫波仔的人打过电话,约定会合时间。许光文想,波仔的出现肯定不是偶然。进而了解到,波仔的真实姓名为苏某,是苏某宝的同宗兄弟,年纪与其相仿。因身材修长,面色白晳,很讨女孩子欢心,三十出头还未婚娶。苏某这几天也未在镇上露面,估计是跟苏某宝在一起。
  许光文心中一动,问:“这个苏某是不是说话有点儿结巴,平时喜欢穿一件黑色皮夹克?”
  山圩派出所民警答:“对,是黑色皮夹克,有点儿轻微口吃,但大多数时候看不出,激动起来稍微明显。”
  许光文表面不露声色,心里却无比激动。
  搜集苏某宝和苏某的移动电话号码,立即发现29日凌晨1时给被害人打电话的就是苏某。专案组又做了一个大胆尝试,动员苏某宝家人给苏某宝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其家人很配合,由他的亲妹妹拨电话,没想到竟接通了!苏妹很会说话:“哥,这几天你去哪里了,老不回家,爸妈都急死了!爸的腰病又犯了,劝他住院他不肯去,你赶快回来拿个主意!”苏某宝没说他在哪里,只说:“我知道了,过两天就回去。”
  虽然只有短短五分钟,但对于许光文来说已经足够。
  很快,专案组查出犯罪嫌疑人位于吴圩国际机场附近。
  许光文下令:兵发吴圩!
  专案组中有人不解:难道绑匪要坐飞机把人拐到外地?
  这个问题一经提出便马上被否定。乘坐飞机关卡森严,机场安检门的检查近于苛刻,嫌疑人欲从这条路走无异于自投罗网。许光文分析最大的可能有两点:一是机场交通四通八达但又不为一般人所熟悉,而嫌疑人因属本地早就谙熟于心,一旦出事转移十分方便;二是嫌疑人有可能吸取良凤江森林公园的“教训”,想改变交接方式,改现金交易为银行汇款,被害人打电话请覃丽筹款时已经明示。蓝莹所持银行卡是建设银行的,附近的乡镇甚至县城一般都不设建行营业点,只有机场应有尽有各个银行的柜员机。
  机会终于出现!
  2013年1月3日9时,覃丽给许光文打电话,说刚才蓝莹又来电话,哭诉如果12时以前见不到汇款,她就死定了。许光文马上通知刑侦大队留守的副大队长把四万元现金送到覃丽手上,让她马上到银行汇款。同时注意秘密行动,暗中保护覃丽的安全。
  不到一小时就有了反馈:覃丽已完成汇款任务。此时,专案民警也传来消息:嫌疑人目前就在吴圩机场!
  许光文指挥伏兵向机场围拢。按照预定方案,少数便衣进入机场营业大厅,重点部位就是建行机场营业处的柜员机。大部分便衣则负责周围警戒,随时准备增援。抓捕行动尽量争取在机场候机大厅外展开,以免发生搏斗时误伤无辜。许光文估计,此时的嫌疑人已早早守在柜员机旁边,急于验查赎金是否汇入银行卡。
  12时,在机场银行营业处办理业务的旅客逐渐减少,在建行营业点柜员机旁的塑料椅上,一个挎着双肩包一直闭目养神的“青年旅客”突然一跃而起,蹿至空置的柜员机位,看周围无可疑的人,迅速插入一张银行卡,熟练点击操作。不到一分钟,似乎得到了满意答案,他表情轻松,并不打算取款,抽出卡后扭头就走。
  这名可疑男子早就被便衣盯上了,但发现他既不像苏某,也不像苏某宝,遂判断乃苏某和苏某宝未暴露的另一同伙。见目标并未取款而急急离开,正犹豫是否动手抓捕时,许光文急忙以手势制止。他看很清楚:这只是一个“马仔”或探路的,真凶还在后面。而且嫌疑人没有提款,验证钱到账后立即转移,分明是要易地取款。
  便衣尾随“马仔”出了大厅,发现其向机场外急急而走,于机场外200米路边隐蔽处登上一辆灰白色五菱面包车,又向机场高速路方向疾驰。
  许光文把握十足:目标就在五菱面包车上。他身先士卒,一边驾车追击,一边发信号指挥伏兵包抄堵截。许光文的座驾是一辆“猎豹”越野,几分钟便逼近一路狂奔的嫌疑车,他打开高音喇叭喊话:“前面的五菱面包车立即靠边停下,接受检查!”嫌疑车反而加大油门冒着黑烟疯狂逃窜。许光文果断对空鸣枪示警,嫌疑车似乎犹豫了一下,速度减缓。这时,前方出现了两辆包抄而来的警车,嫌疑车见去路被断,无奈减速停下。未等停稳,三名男子便不顾一切地跳下车,分头逃向路边剑麻地。神勇的边陲警察岂容追踪多日的凶顽轻易脱逃,在许光文的指挥下分兵追击。十分钟后,三名绑匪(另一人叫梁某平,扶绥县东门镇人)悉数被擒。身陷虎口六天的蓝莹平安获救。
  经讯问,这个犯罪团伙在一年的时间内,以外地打工女为目标,流窜崇左市各县及南宁宾阳、武鸣等地作案八起,绑架人质勒索钱财。

  珠宝大盗落网记

  2016年9月21日晚,崇左市江州区江南路一家外地客商经营的珠宝店内发生了入室盗窃案,被盗一批名贵玉石和银器,损失价值达30万元。案情被迅速发酵扩散,社会上谣言四起。许光文并没有乱了阵脚,他一边组织相关民警向社会公布案情,以正视听,一边组织警力勘查现场,多方寻找线索,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
  珠宝店是一栋三层小楼,一层是营业厅,二层、三层为店主一家的起居室。店主反映,前一天珠宝店开门营业到21时左右。拉下卷闸门后店主一家至23时30分才上床睡觉。夜间并未觉察到任何响动,次日9时开门营业才发觉柜台有异,一检查才发现部分玉石和银器被盗。损失巨大,店主欲哭无泪,庆幸的是一批新进的价值连城的缅甸玉和金首饰被锁于三楼店主夫妇卧室保险柜内,幸免于难。
  许光文和刑侦大队长黄柽林率队投入现场勘查。他们发现店内未设报警装置,门面铁皮卷闸门也没有撬挖痕迹,盗贼不大可能从正面大门撬入店内,除非其在关门打烊前乘顾客出入之机预先潜入藏匿店内隐蔽处等店主一家熟睡后再作案。但珠宝店跟其他百货店的格局有很大区别。百货店除了营业厅一般还设仓库或储备间,货架林立,箱包遍地,如店主不留心,混进个把小毛贼藏身其间不是没可能。而珠宝店除两个长1.5米高的玻璃柜台和几张高脚凳,没有多余摆设,店面整洁,一览无余,不太可能藏人。柜台玻璃及摆放商品的衬以浅色或深色绒布的塑料托盘上,警方没有提取到指印和其他DNA检材,显然盗贼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系戴手套作案。
  勘查一层店面没有任何发现,痕检技术员登上二楼和三楼,结果在二楼临街窗口外防盗网上发现了撬剪痕迹,在窗口下方地板砖上提取到一枚新鲜的右足鞋印。根据鞋底奇特的纹路,黄柽林判断是一只颇受“军迷”或“警迷”青睐的高腰胶底战靴所留,而店主一家没有人穿这种鞋。但这种鞋包括一些特种兵的单兵装备在军品店里随处可买,并无多大排查价值。黄柽林随即进行了现场重建:盗贼在22日凌晨2点至3点间从隔壁正在装修的房屋脚手架上攀上珠宝店二楼临街窗口外,用液压剪和撬棍撬剪并下,把钢筋防盗网撕开一个豁口,趁夜深人静和天热敞开窗口过夜之机进入屋内,再从二楼楼梯口下至一楼,盗窃得手后从卷闸门一侧的小门或原路逃离现场。从鞋印长度和深度、防盗网钢筋被破坏等痕迹来看,作案者为一人作案(不排除有人接应放风),嫌疑人事先踩点,熟悉现场情况,掌握店主一家的生活习惯及规律。嫌疑人为男性,身高在1.70米至1.75米之间,体重在65公斤至70公斤之间,年龄在20岁至40岁之间,体魄强健,手劲极大,攀爬技术熟练,极可能有盗窃前科。
  许光文认为黄柽林的推理判断有充分的科学依据。但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就目前掌握的情况和线索,要抓到这个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为时尚早。他需要更广泛且有力的证据支持。
  调阅失盗珠宝店街道监控录像资料发现,在案发时间段,街道上行人寥寥,来来往往的都没有在珠宝店门口稍作停留。唯一值得怀疑的是1时50分,有一个穿军用迷彩服的男子远远走来,在珠宝店门前停留片刻,突然闪身进入旁边装修房的脚手架里不见了。摄像探头位置比较远,看不出他脚下穿的鞋,但裤脚明显扎束很紧,应该是配套的战靴。令人费解的是,出现在摄像镜头中的可疑男子一路走来步态轻盈,手里没拿任何物件。大热天的一身薄装也不可能夹带几十斤重的液压剪和钢钎撬棍。20分钟后,这名男子再度从脚手架下出来,原路离开,右手提了个编织袋,且明显看出这个袋分量不轻。走访未拆脚手架的装修房房主得知,这间旧房仅是临街门面装修,里间并没有动。这几天因为是钢筋混凝土养护期歇工,房子暂时从里间封闭隔开,他们一家也暂时从后门出入。房主还证实,昨晚甚至这几天他们全家无人从装修的前门出入。请房主辨认监控视频截图里的“迷彩服”,房主断然否认这是其家人,还说他们家人没有穿迷彩服的。 
  谜团就此解开:盗贼白天踩点,选好了进出路线,并提前把液压剪和撬棍等作案工具放在珠宝店隔壁装修房的脚手架下,等到夜深人静便携带作案工具从脚手架攀上二楼阳台,从靠近脚手架一侧剪断阳台防盗网钢筋,轻而易举地从不设防的二楼阳台进入,得手后原路退出,携带作案工具从容逃离现场。包括剪断三根小指粗细的防盗网钢筋,作案用时前后不到20分钟,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以此可以基本认定,这个穿迷彩服的半夜来客就是传说中来无影去无踪的珠宝大盗。
  即使搜集到如此多的证据和线索,但离最后破案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案发已超过12个小时,如果流窜作案的推定成立,嫌疑人已有足够时间转移至千里之外,围堵搜捕已无太大意义。许光文决定,依据目前掌握的线索继续做基础性调查,以求更大发现。并通过网络,与上级公安机关及周边县、市公安机关取得联系,通报案情,寻求并案侦查的条件。发动城区各店铺和经营户,提高防范意识,落实联防措施。公安机关表面上按兵不动,实则暗中调兵遣将,加紧侦查行动,加强便衣巡查及监控工作,张网以待。许光文坚信,珠宝大盗并未走远,他还会卷土重来。
  10月20日凌晨3时许,崇左市区一家港商开的珠宝店被盗,但在作案过程中被警觉的店主发现,店主及时报警并与闻讯赶来的治安巡逻民警奋力追踪围堵。盗贼在仓皇逃跑途中丢弃价值十万元的赃物及液压剪、撬棍、橡胶面具和手套等作案工具,其本人则利用夜色的掩护和复杂的环境从重围中侥幸脱逃。
  许光文和黄柽林带领刑侦队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发现嫌疑人的作案手段与一个月前的“9·21”案惊人相似,且现场提取到一枚与“9·21”案现场完全吻合的鞋印,两案为同一嫌疑人所为确定无疑。再看嫌疑人逃跑途中丢弃的作案工具,黄柽林凭借一对火眼金睛,发现并成功提取了嫌疑人的DNA信息。当天在犯罪信息资料库中进行比对鉴定,一举锁定犯罪嫌疑人王某国(男,26岁,广西百色西林人。2010年曾因盗窃罪被判入狱六年,刑满释放后不思悔改,重操旧业)。
  10月21日,经多方面侦查,崇左警方掌握了嫌疑人的行踪并迅速行动,惊魂未定的王某国在南宁良庆银海大道某酒店内落入法网。紧接着,追捕分队乘胜追击,于次日远赴深圳,在王某国的秘密窝点内起获了其9月21日凌晨盗窃得手的全部赃物。(图片由崇左市公安局宣传科提供)■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393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1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