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女警飞行员炼成记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6/12/5 9:39:35
浏览次数:905  

  文/曹国柱 图/张磊
  
  卜佳露,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的飞行员。因为怀孕、生子,她已近20个月没摸过飞机了,那种难以名状的心痒如万只蚂蚁在她心间爬行。她苦笑着摇摇头:没想到自己会对飞行如此“上瘾”。
  在复飞的前一晚,她从衣柜里拿出飞行服,认真地熨烫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穿在身上,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幸好,还算合身!她暗自庆幸身材恢复得还算可以。转念一想,却又有了隐隐的担忧:“这么长时间没有飞行,明天复飞,我可以吗?”
  第二天,坐在驾驶舱里,卜佳露原以为师傅会先带她飞两圈,重新找找感觉,没料想,师傅却说:“佳露,你自己飞!没问题的,相信自己。”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启动飞机,先是将飞机稳稳提起,然后将飞机滑行到起降通道,在得到塔台起飞指令后,加油门,机头一仰,直冲云霄!
  过去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准飞行员

  每个人都有梦想,它就像毛茸茸的种子,埋在心灵深处,只等着催生它的合适的土壤。无疑,卜佳露是那个实现了梦想的幸运儿。
  1986年出生的她,从上海杉达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后进入外企工作。如果不是偶然间看到招警启事,或许她现在依然是身着职业套装、出入摩天大楼的白领。
  说起报考警察的初衷,她坦言,向往警校火热的训练生活,憧憬自己也穿上警服,当一名职业警察!
  2009年5月,卜佳露如愿成为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二专科”监管专业的学员。
  说来也巧,入校后不久她又看到了一则招飞启事。那是12月,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要在全市公安民警中招录“零起点”的飞行员,性别不限。卜佳露内心顿时起了涟漪。在上海石库门弄堂长大的她,看着天空一闪而过的流星,追着雨前低飞的蜻蜓,从小就期待哪一天自己也能像蜻蜓那样在天空中自由地飞来飞去……
  这一晚,她彻底失眠了,躺在床上,按照招飞简章上的要求逐一对照,那简直像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第二天,卜佳露就把要报考飞行员的想法跟几个朋友说了,结果,各种态度都有。有的支持,说一定要抓住圆梦的机会;也有的劝她不要好高骛远;还有的语出嘲讽,说一个女孩考什么飞行员,安分守己不好嘛!当父母亲得知她要报考飞行员时也大吃一惊,他们觉得女孩子当飞行员也挺好的,但就是太辛苦了。“爸爸妈妈不阻拦你追梦,但既然你要自己做决定,可一定要想清楚!”卜佳露重重地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招飞体检是非常严格的,可谓万里挑一。卜佳露说,测试项目很多也很特别,比如,体格测试中有一项转椅测试就是专门测考生的前庭功能。考生需坐在电动转椅上,系好安全带后随着椅子每秒一圈地匀速旋转,旋转时,还要跟着转椅发出的“嘀嘀”声左右摇摆头部,在转了两分钟停下来后,考生要立即下椅子走直线。如果有人满头大汗、面色发黄,甚至伴有呕吐现象,那就说明他的前庭功能不好,不能进入下一轮的考试。在协调、专注能力测试中,一个荧屏上有一个亮点在移动,考生需控制一个类似鼠标的方框去追这个点,左手控制着方框的前后方向,右手控制着方框的左右方向,开始的速度还比较慢,后来就越来越快……
  就这样,通过体检、英语、心理素质等一系列测试和考试,最终,卜佳露从19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准飞行员。

  美国受训

  要从准飞行员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还要经过一年驾驶理论的学习和实机训练,如果成绩不合格,照样上不了天。2010年3月,卜佳露被派往美国加州比利斯图飞行学院,开始了为期一年全英文模式的直升机理论和驾驶训练,其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回国的。
  第一次上飞机,卜佳露手忙脚乱,左手要握总距杆,控制着飞机垂直上下,右手握驾驶杆,既要控制飞机前后方向,又要控制手上的油门,双脚还要踏在脚蹬上,控制机头的转向,除此之外,眼睛还要时刻盯着机舱里的各式仪表。看来,开飞机,必须一心“多”用啊。
  卜佳露很赞成美国教员的一种飞行理念:“飞机并不是冷冰冰的钢铁,它就像你的家人、朋友一样,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因此,你要爱护它,你待它好,它也会回报你,给你最好的飞行状态。”每次飞行前,美国教员都会轻轻地拍拍机身,由衷地说一句:“Good boy(好孩子)!”
  此时此刻,要说飞行学员最盼望的是什么,那肯定是首次单飞!顾名思义,“单飞”就是在没有教员陪同的情况下单独飞行,这是每个学员必须过的一关。有的学员好不容易熬到了单飞时刻,却在关键时掉了链子,平时有教员在旁边,单飞了,心里就顿时紧张起来,动作完全不得要领。几次单飞如果都是这样的状态,就说明他的心理素质并不稳定,不适合飞行,只能遗憾退出。
  说起自己的首次单飞,卜佳露坦言“算是有惊无险”。“那天,我刚上飞机时,心里确实紧张,手心也微微出了汗,但转念一想,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啊!在启动发动机前,我就在心中将动作要领默念了几遍,然后将几种特情处置方法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觉得没问题了,深吸一口气,果断地启动了发动机!”
  起飞,绕场一圈;悬停,落地!
  卜佳露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一下飞机,美国教员就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当然,在美国的学习也并非一帆风顺。有一次,卜佳露练习夜航仪表科目,起飞前,仪表显示室外温度为10摄氏度,可一飞上天,气温就明显降低了,虽然关着窗,依然能感到风从直升机缝隙里灌进来。几分钟过去,卜佳露的两只手都快冻僵了。而飞夜航仪表这个科目对精准度的要求是特别高的,必须按照机场塔台导航的路线来飞,不能有丝毫偏差。可是,实在太冷了,卜佳露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美国教员见状马上问她:“Are you ok(你能行吗)?”卜佳露咬紧牙关说:“Ok,no problem(可以,没有问题)!”等她完成飞行下了飞机后,感觉自己俨然冻成了“冰棍”,回宿舍冲泡了大半天热水澡才感觉慢慢缓过来。
  “其实当时真的觉得很委屈,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可再一想,从警、当飞行员也是自己的选择。别说我现在就是挨冻,多少冲在一线的警察比我的环境更恶劣,他们都坚持下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卜佳露说,在美国学习的日子,她最常哼唱的歌就是《水手》:“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
  详见本刊2016年12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393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1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